第 101 部分阅读(2/2)

加入书签



  杨排凤叹了口气,幽幽地道:“我今天来是要通知你声,你不能大婚,否则,她们都会遭遇到不测之祸!”

  第四百八十六章祭天三诏

  ?

  杨延融吃了惊,他知道如今的杨排凤已经是脱离了人的范畴,她说的话自然不会无的放矢,此中定然有着大的原由。

  不待他发问,杨排凤便说道:“八郎,你自继位后,发布了数道惠民的诏书,已然是开古往今来之先河。天界的人担心你在人间的影响力过大,便联合起来欲要向你发难。你如今贵为人皇,自盘古开天劈地以来,就数你的能量最大。而且,你所拥有的能力已经不适宜再呆在人界,故而天界有些人欲要诛你而后快。如果你大婚了的话,你的那数位妻就与你同为体,天界的规则便对她们失效了。”

  杨延融紧皱着眉头,沉声道:“这么说来,他们是想要对雨初她们动手了么?”

  杨排凤点头,说道:“不错!”

  杨延融紧握着双拳,哼道:“他们若真敢这么做的话,我必然打上天界,将他们杀个片甲不留。”

  杨排凤摇头,说道:“谈何容易,你虽已继位为皇,但并末告祭天地。只有祭过了天地之后,方可为八方神佛所庇佑。因此,你须得率领群臣尽快赶到泰山去。在此之前,你须立下道阴诏,此为祭天诏。为诏告世间八方守护,神鬼妖魔,于泰山来贺。二为诏历代人皇,取江山正统而代之。诏九天诸佛,六道界尊,使其庇护人间,不为天界所扰。此祭天诏,于明日午时在午门外诏集武群臣,当众焚烧。”

  杨延融点点头,说道:“好,就依你说的办!”

  杨排凤的脸上突然红了,小声说道:“不过在此之前,你须得陪我去个地方!”,不待杨延融发问,她已经提着杨延融的手臂,两人的身影瞬间便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过了不久,杨延平,杨延定,呼延宛玉人回来,不见杨延融本人,不由得大惊,忙发动众人出去寻找,哪里知道将整个皇宫都找了遍仍然没有发现杨延融的踪迹。这下,大家顿时慌了手脚,各自分头出动,前去请潘美,曹彬二人速来宫里面1

  曹潘二人皆是老成之臣,命众人不必惊慌,务必要将这个消息隐瞒住,不能让外界所知。同时发动人手,沿着京城内外里范围秘密寻找。

  杨延融被杨排凤带着,穿行在厚厚云层之中,不久,便来到处遍地冰雪的所在。俯身下往看去,觉得这个地方比较熟悉,似乎在哪里见到过。

  杨排凤笑了笑,指着那处突兀而起的山峰,说道:“此为世间最高峰,飞鸟难渡,人迹更无,在这里最为安全。”

  杨延融看了看,突然恍然大悟,说道:“这不是珠穆朗玛峰嘛,海拔8848米,以前在电视上见过,怪不得觉得这么眼熟呢。”

  这会儿两人已经站在了山颠上了,立足之地是丈方圆的平台,杨排凤盘膝坐下,抬起俏脸,说道:“八郎,你如今你的实力已然足够承受我的神力,所以,为了预防将来出现不可测的危机,今日我们便合体吧。”

  “合体?”杨延融听,顿时大喜,盼了多久了?他都已经不怎么记得了,刚才杨排凤把这两个字说出口的时候,他几乎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杨排凤脸上的红晕越来越浓,虽然身为自然女神,但她毕竟还是个女人,在做这事儿的时候难免就会有些羞涩的。

  杨延融暗暗的吞了口口水,走到杨排凤的身边来,将她搂在怀里,摸了摸她那粉白的脸蛋儿,轻轻叹道:“小姨,你是我的,永远都是我的!”

  杨排凤羞涩不堪,低垂着脑袋,轻声说道:“八郎,你,你会儿轻点,我有点怕呢。”

  杨延融赶紧点头,将杨排凤那动人的身体横放在地上,轻轻的解开了她身上的白纱裙,他的动作很慢也很温柔,生怕惊吓住了面前的这个可人儿。

  杨排凤紧闭着双眸,连呼吸都急促了起来,不安的扭动着双修长的美腿2杨延融知道她不怕冷,作为自然女神怎么可能会怕冷呢?

  慢慢的,杨排凤那美好的躯体渐渐的显露了出了她那迷人的身姿,看得杨延融的呼吸陡然窒,快速的除去身上的衣服,伏在杨排凤娇弱的身体上,轻轻的说道:“小姨,你别紧张,我会温柔的。”

  杨排凤嘴巴张了张,没有说话,但随即,只温热的嘴唇便覆盖在了她的唇上,双唇接触的瞬间,两人驾轻就熟的拥吻了起来杨排凤的甘甜,杨延融有种如坠云端的感觉,就像刚才杨排凤带着他飞翔时候样。

  “嗯!”杨排凤不由自主的发出了声动人心魄的呻吟,伸出双臂紧紧的抱着了杨延融的虎腰。

  “小姨,我等这天已经等得久久了!”杨延融小声的呢喃着,伸出只手来攀上那只坚挺,轻轻的揉捏起来。

  杨排凤浑身颤,两条美腿搅在起,轻轻的啊了声。杨延融松开她的朱唇,吻上了她的脖,往下,过险峰,历平原,胯幽谷,亲吻而下,将她身体上的每寸肌肤都吻了个遍。杨排凤终于再也忍受不住,动情的大声吟唱了起来。

  她的身体很干净,带着股自然的清新香味,闻着鼻中的馨香,能让人爽到骨里去。杨延融深吸口气,将她的两条长腿扛在肩膀上,手扶着龙头在那处幽谷旁边轻轻的摩擦着≡己最为的地方突然遭到袭击,杨排凤的身体猛地阵颤动,张开檀口,“啊”了声,随即两条美腿抽蓄了下。感觉到时机已经成熟,杨延融轻轻的将龙头往里面挤了进去。

  杨排凤闷哼了声,感觉下体阵火热,股肿胀感觉传来。杨延融深吸了口气,腰间猛地用力往里面顶,在声娇啼之中,整个龙头连根没入,丝血迹顺着两人的交接处缓缓的流了出来。

  杨排凤猛地瞪大了眼睛,双手撑地,把将杨延融抱在了怀中。

  第四百八十八章朝堂

  ?

  杨延融搂着小姨那轻盈若无物的身回到宫里,将她放在硕大的龙床上,又替她盖好了被,这才匆匆找了身衣服换上。他也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现在天还没有黑,想来应该不会超过几个时辰吧。其实他想错了,现在已经是第二天上午了。

  信步走出寝宫,迎着朝阳,舒服的伸了伸懒腰,如今心愿已然达成,小姨杨排凤已经成了自己的女人,这世上也就没有什么遗憾的事情了。整个皇宫里面静悄悄的,由于这段时间以来,他将宫里的监和宫女全都遣散了,除了些御林军外,基本上看不到什么人 着这么大的皇宫,其实也挺冷清的,不过如今时机还没有成熟,总有天要搬离皇宫,将这里建成个豪华的休闲娱乐场所,想来定然能够大赚笔。这种想法冒出来,杨延融顿时浑身阵恶寒,自己身为皇帝,富有四海,竟然还想要要赚钱,哎,真是商人本色呀!

  想起自己订立的朝会时间,杨延融这才警觉过来,妈的,上班才几天这就迟到了,不知道潘美这帮老臣会怎么埋汰老呢。赶紧整整衣冠,朝着大殿便奔去。这皇帝做的,也实在是窝囊了点吧!

  大殿里面闹哄哄片,武群臣坐在长条型的大桌边上不时的有争吵声传来。

  “我说潘大人,这皇上怎么还不来呀?是不是命人前去催催?”个须发皆白的御使大人敲了敲桌,瞪着正黑着张脸的潘美,哼道:“这朝会的时间是皇上定的,如今公然迟到了,你身为天近臣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少不得老夫要参你本了!”

  潘美脸上沉,拍着桌喝道:“姓冯的,你别嚣张了,你这老东西除了参这个本参那个本以外,还会干点什么?我不是说了么,皇上身有恙,医院的各位大人正在给皇上会疹呢。”

  冯御使冷笑声,指着潘美的鼻骂道:“潘美,你别以为穿着身莽袍就是王爷了,老夫还真不怕你,今日就是闹到皇上跟前了,老夫也得跟你理论理论。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个什么东西,医院的张主事今日在家,根本就没有去医院走动,就连里面的各位大人也都被你给打发走了1皇上倒底怎么样了,恐怕这世上除了你潘美外,就没有人知道了。今日老夫倒要问你问,潘美,你究竟想干什么,难道想要谋朝篡位不成?”

  潘美听,顿时大怒,蹭蹭几步走到冯御使的面前,把提着他的衣领,厉声喝道:“姓冯的,你这老不死的别给脸不要脸,当我潘美是弱书成不成?你信不信老夫将你扔出大殿去?”

  潘美这举动,顿时就如同在锅滚油里面参了勺水般,十几个言官御使发声喊,冲上来抱腰的抱腰,拉腿的拉腿,竟然将潘美这个沙场老将给推在地上去了,十几条大脚丫“呯呯呯”的就踹了上去。

  曹彬看,这还得了,自己老朋友被帮书生殴打,挽起袖也冲了上去,阵拳打脚踢横冲之闯,将这帮御使言官们给打得鬼哭狼嚎,不会儿的功夫就躺了地。周围的官员们面面相觑,作声不得,没想到曹彬这个老东西下手这么黑,李大人的胳膊被扭断了,张大人的腿耸拉在边,还有赵大人的牙齿都吐出来了好几颗

  冯御使看自己这边的兄弟们吃了亏,大喝道:“好哇,你们这些们武将仗着功夫在身是不是?就觉得我辈读书生不如你们了是不是?各位大人,你们可都看见啦,武将打官啦!有骨气的同僚们,你们难道就眼睁睁的看着么?”

  曹彬吃了惊,见到七八十名官齐唰唰的盯了过来,顿时觉得浑身发毛,喝道:“冯御使,你想干什么?这里可是朝堂之上,你敢动武不成?”

  冯御使丈着自己年纪大,对曹彬的质问毫不理会,大手挥,说道:“把这帮只会逞匹夫之勇的粗鄙之人给我打出去!”,他这吆喝,顿时那些官们就再也坐不住了,个个离席而起,面色不善的朝着曹彬扑了过去。

  我的娘唉!曹彬嘴角哆嗦,拔脚便跑,再也顾不得在那里惨哼哼的潘美了。

  “这个老东西相逃,大家快拦住他!”冯御使像个威风凛凛的大将军般,伸手指,便有数个官冲过去将曹彬的给堵住了2

  这会儿大家都去追曹彬了,潘美好半天才缓过气儿来,虽然征战沙场多年,死在他手中的人更不知道有多少,但他如今年纪大了,自然不能像个小年轻似的跟人家动手动脚的,可是今天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居然被伙官给打倒在地,张老脸也是臊得通红,他怒吼声,双掌拍地面,身平平的飞了起来,直扑冯御使而去。

  冯御使没有想到潘美突然发起疯来,也是吓了跳,赶紧便想要躲开,但潘美含怒出手,岂是他个手不能提肩不能扛的官所能抵御得了的?潘美脚将冯御使踢翻在地,奔过去骑在他的身上,挥拳便打。

  这幕将厅中的众人给震慑住了,见潘美气势恢宏的痛殴冯御使,竟然没有人敢上前去帮忙。

  曹彬伸出个大指拇,赞了个好汉,便跑到潘美身边来,说道:“老潘下手可得悠着点,可别把这老东西给揍死了,到时候皇上回来,咱俩可都吃罪不起。”

  潘美恨恨的骂了声,这才站起身来,拿脚踢了踢已被打得双眼直翻白的冯御使,咬牙切齿地道:“妈的,当我潘美是泥捏的不成?想当年老可是骑白马,胯银枪,指挥千军万马冲锋陷阵都不含糊的好汉,你他妈算是老几?我呸!”

  “哟,这是干啥呢?”杨延融过来的时候,正好看刚朝堂之上乱哄哄片,不禁啼笑皆非,急忙走过来,将冯御命扶了起来,和声道:“冯大人,你怎么跟潘帅玩起单挑来了?你又不是不知道,他武功高强,平常十来人都近不了身的,哎哟,你看看,你看看,打得多惨呐!来人,快来人,将冯大人和诸位受伤的大人扶下去休息!”

  冯御使见,原来是皇上来了,顿时大哭道:“皇上呐,你可得为老臣做主啊,潘美他欺负人了,把我打成了这个样,皇上,他藐视朝堂,擅自在大殿之中动手,殴打朝中老臣,老臣觉得冤呐!”。这时候两名衣甲镗亮的御林军奔了过来,接过杨延融手中的冯大人,便要往外面拖去。冯大人吼了声,将这两名卫士推到边,恶狠狠的盯着潘美,那样,恨不得冲上来咬他两口3

  潘美听,顿时不乐意了,哽着脖道:“姓冯的,你可别血口喷人,是你的人先动手打我的,怎么,现在吃了亏,就想要恶人先告状了?我呸,什么东西!”,说着,擦了擦唇边的鼻血,骂道:“你个老不死的,下手这么狠!今天打你还算轻的了!”

  “大伙听听,大伙听听,潘美,你想要干什么?你还敢杀了我不成?你来呀!”冯御使见皇上在身边,顿时胆气儿也壮了不少,将头上的官帽脱,就向着潘美砸过去了。潘美顺手抄,将官帽接住扔在地上,拿脚狠狠的踩了踩。这幕,顿时将冯大人的鼻都气歪了,便欲冲上来跟潘美拼命。

  杨延融顿时觉得头大如斗,这帮老家伙怎么还这么冲动?对着那两名士兵使了个眼色,那两人会意,奔上来架着冯大人便走。

  “姓潘的,老跟你没完,你给我等着!”冯御使不甘心的骂声隐隐传来,众人纷纷将目光转向潘美,这下,两人算是死磕上了。

  杨延融摇摇头,走到桌的最上方坐了下来,招呼道:“大家都坐,潘帅,你要不要紧,要不先医?”

  潘美笑呵呵地道:“没事儿,这点小伤算得了什么!”,他心里明白,今日这个皇帝女婿明显是偏帮着自己了,摆了摆手,笑容满面的坐了下来。与边的曹彬对视眼,均偷偷的捂着嘴唇笑了起来。

  杨延融点点头,轻咳声,说道:“我再强调次,纪律啊,诸位大人,大家都是明人了,怎么能够动手动脚的呢?有什么事情,大家坐下来可以好好商量嘛,你说是不是啊曹帅?”

  曹彬“啊”了声,赶紧拱了拱手,说道:“皇上说得是!臣很赞同!”

  杨延融笑着点头,说道:“今日的朝会呢,我也就不多说什么了,大家要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要对得起自己拿的那份薪水,要不然,外边的老姓可得骂大家是贪官污吏,骂我是昏君了,好了,废话我也不多说,今日我来是要颁布道诏书,于十月二十六日午时,也就是明天在午门外当众宣读后将其焚烧,大家也都猜到了,不错,这是下的阴诏。”

  曹彬轻咳了声,小声提醒道:“皇上,今日就是二十六日!”

  “啊?”杨延融挠了挠脑袋,问道:“曹帅,你是不是记错了?”

  “皇上,今日确实是二十六日,曹大人说得没错儿!”群臣异口同声的说道,倒把杨延融给弄得俊面红,讪讪的说不出话来。

  第四百八十九章阴诏

  ?

  杨延融轻咳了声,将尴尬很快就掩饰过去了,问道:“曹大人,现在离午时还有多久?”

  曹彬往外看了看,肯定的说道:“回皇上,不到半个时辰。”

  马拉戈壁的,杨延融猛地拍桌,大声道:“完了,大家伙快冲到午门去站好,我马上写道诏书!”,说着再也不理会众人,提着衣袍下摆便冲进了御书房。将早已备好的黄帛展开来,提起桌上的金披御笔,愣是没有下笔去。妈的,老不会写繁体字啊!看了看左右,这才想起来,宫里的监都被他打发走了。忙捧着封黄帛,将玉玺吊在腰间,只手托着装满墨汁的砚台,又把金披御笔咬在嘴里,发足便往午门跑去。

  在宫里面走动,自然得注意下皇家的风范,杨延融跑得飞快,但那砚台里面的墨法装得实在是饱满了些,等他跑到午门外的时候,额头上,脸上,鼻上都是黑胡胡片了,就连衣服上都是黑漆漆的,看得群臣想笑又不敢笑,捏着大腿,纷纷低下头来。

  杨延融将手里的应事儿放在摆放着香案的桌上,看着神情古怪的武大臣们,心里很是诧异,但眼看着时间来不及了,便叫了名翰林院的老头儿过来,将祭天诏的大概要求说,那老翰林提笔就写,气呵成,看得杨延融是愣愣的,老翰林得意的拱手,退了下去。杨延融拿起这道诏书,瞪大着眼睛字字的看下去,妈的,怎么好多字都不认识啊!这要是当众宣诸,还不得把大家的大牙都给笑掉了?

  这个老东西也不会揣摩领导的意思了吧?杨延融难过的吞了口口水,笑眯眯的拉过守在边的名御林军,指着黄帛上的那些个生僻的字眼,小声的请教着。

  御林军看,顿时浑身哆嗦,也小声的说道:“皇上,小的不识字啊!”

  杨延融听,这还了得?抬腿就踹过去了,骂道:“看你长得大五粗,人模狗样的,没想到大字不识个,活脱脱个盲。”,那名士兵红着脸,小声的争辩道:“皇上,五万御林军兄弟里面,识字的也就那么两号人,别说是小的了,就连赵虎将军他识的字也不多啊!”

  杨延融愕,还真被这个家伙给噎得说不出话来,挥挥手,赶紧让他下去,别在这儿丢人现眼了1往左右看了看,觉得这个嘴巴不怎么牢靠,那个也喜欢乱嚼舌跟,这可就为难了,眼看着时间就要到了。把个大宋朝的新皇帝杨延融给急得不行。管他的,随便抓个就是了,杨延融眼睛转,看到个长得副很老实的御使官儿,这是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

  “这位小兄弟,你过来下!”杨延融脸上笑眯眯的,指着那个低着脑袋的家?br/>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