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仰天叹道:“天要亡我大燕啊!”

  同时间,新曹门外,队队手握利刃的黑甲武士快速奔向城头,将钢刀架在早已软倒在上的城门兵的头上。

  “蔡庸,你要干什么,是想作反么?”名将领扶着城墙,怒视着满脸狞笑走地来的名黑甲将军。

  新曹门直面宋军东大营,因此这带全部都是由慕容家的亲信所掌握着。

  “慕容华,你平日里不是挺嚣张的么?今天是怎么了,像个软脚虾似的?”蔡庸走上前来,伸足踢了踢已慕容华的大腿,笑吟吟地道:“实话告诉你吧,我们蔡家已经降了大宋了,今日就是你们慕容氏彻底覆灭的日,好好的回味下吧!”,说着,扬起手中的大刀,猛地朝着慕容华的脖砍了过去

  同样的情景在朱雀门,万胜门,金水门不断的上演着,不仅蔡家反了,就连齐家也反了。这段时间以来,这两家对慕容氏的不满是越来越大,眼看着城内的粮食都快被搬空了,而慕容复恰好又下令砍了个蔡家人的脑袋。这都不算什么,可是大家都是人,凭什么你慕容家就比咱们两家要多换回来倍的人?那些可都是咱们的亲人啊!难道就因为你是大燕皇族么?

  私下里,不满的声音越来越大,终于在压也压不住的时候,齐蔡两家的人举行了次秘密会议,都觉得如果继续跟慕容复走下去的话,大家都只有死条。如今的危机大家的心里也都是明白得很,于是两方合计,便籍着出城换人的当口与赵可儿等人达成了秘密协议。当然,这些都不是明着来的,可儿写的书信就揣在蔡家人的口袋里,而回信则是装进了早已标明了记号的粮食中1

  这场无声无息的秘密谈判持约了将近十天之久,终于双方都得到了满意的答复,于是,便在今天悄然的爆发了。

  沉重的城门缓缓打开,队队宋军井然有序的通过城门,迅速将四城占领,接着,更多的将士吆喝着冲进城内,将整个皇宫包围得严严实实。

  杨延融行人是最后到达宣德楼的,站在这儿往里看,宫门也是大开着,不过,却没有个士兵胆敢颤闯进去。毕竟,那儿是曾经的大宋中枢,虽然如今被慕容复给占了,但是谁都明白,就在今天,新帝杨延融将入主宫禁,成为里面的新主人。

  看着巍峨肃穆的皇宫,潘美不由自主的吞了口口水,与站在杨延融另边的曹彬使了个眼色,曹彬会意,抱拳道:“皇上,慕容复就在宫内,末将请令将其擒拿!”

  今日的杨延融换上了许久都没有穿过的龙袍,虽然看起来仍然没有丝皇帝的样儿,但却没有人敢轻视这个年轻的皇帝的能力,能不费兵卒就攻破京城,仅仅浪费了些药材罢了,但这份能耐,绝对是在历史上是不多见的。

  摆摆手,杨延融微微笑,说道:“不用了,我亲自去宫中会会慕容复!”,说着,举步便向宫门口迈进。桑雨初几女纷纷跟了上去,都想要见证下两位皇帝的历史碰面。不过,个挟大胜之威,另个却是输得莫名其妙。换人还没有完成,却没有想到,如今连宫门都打开了,也不知道慕容复此时是何等的心态呢。

  对于这座皇宫,杨延融虽然还不怎么熟悉,但还是来过好几次的,穿过宫门,走过御廊,直接向御花园走去。虽然杨延融不知道此时的慕容复在哪里,但他能感觉得到,他就在御花园中等他!

  杨延融走得很慢,静静的走着,看着眼中那熟悉的景物,幕幕画面不由自主的涌上了心头。皇帝老丈人,今日八郎又来了!帮你收复了大宋江山,诛灭了乱国之宵小,你在天之灵也可以安歇了!深吸了口气,又在心里默默的说道:“你平生的愿望,八郎也会帮你实现,如今可儿也回来了,虽然你做了许多错事,但是,可儿已经原谅你啦!你也别总在心里念叨,在那边跟祖爷认个错儿,你们是亲兄弟,相信他也不会过于苛责你的2紫烟我也会娶她为妻,并且善待于她,老丈人,我也就不多说了,愿你在天有灵的话,就保佑她们吧!”

  此时正值深秋的季节,万物凋敝,就连在这皇家园林中也不例外,到处都是片萧瑟的景像,呜咽的狂风卷着地上的落叶,呼啸着从眼前飞过。整个天地似乎都被染上了层厚厚的化不开的黄!

  转过观风楼,步入日照亭,个孤独的身影静静的坐在石凳上,背对着杨延融,明黄铯的龙袍清楚的标明了他的身份:大燕皇帝慕容复!

  “慕容兄,真是久违了!”杨延融笑了笑,大踏步的走上前去,在慕容复的对面坐了下来。

  慕容复点点头,抬手替杨延融倒了杯酒,举起杯,淡淡地道:“杨兄,请!”

  杨延融也跟着举杯,笑着说道:“当日醉仙楼别,没想到咱们这么快又见面了!”

  “是啊!确实挺快的!”慕容复仰头,将杯中酒口饮尽了,又倒上了杯,说道:“我们本该成为朋友的!不是么?”

  杨延融点头,说道:“不错,我们本来就应该是朋友!可是!”,他说到这里,狠狠的拍桌,指着慕容复厉声道:“可是你不该如此折磨楠楠,你知道么?在我看见楠楠的那刻,我恨不得将你碎尸万段!”

  慕容复哈哈笑,说道:“杨兄,这就是你不对了!为了争这个天下,什么手段都可以用得出来。个女人算得了什么?说实话,你不适合当皇帝!比起我来更加不适合,因为你的心软!”

  第四百八十四章你好狠

  ?

  “是吗?”杨延融不置可否,摇摇头,盯着面前的慕容复,说道:“你自信了!”

  慕容复微微笑,扬了扬杯,说道:“杨兄,你不愧是我生平最大的劲敌,来,为了这个干杯!”

  杨延融将杯放在桌上,也是笑了起来,轻轻说道:“慕容复,我刚才还说人自信了,此话果然不假啊!其实,我根本就没有把你当成过对手,从前没有,现在没有,将来更不会有我的对手,呵呵,你还不配!”

  慕容复脸上的笑容僵,但很快就消失了,他叹了口气,说道:“那实在是遗憾了!杨兄,我现在只有个愿望,那就是你能放过我的父母,其它慕容家的人任你处置,如何?”

  “你这是在哀求我吗?”杨延融把玩着面前的杯,微笑着说道。

  慕容复哈哈大笑,摇头道:“不,你错了,我慕容复生平从不求人,包括这次也是样,只是他们身为我的父母,我这个做儿的自然希望他们能够活得好些。如果杨兄能够答应的话当然更好,如果不答应也没有关系,大不了再添两条人命就是了。”

  “说得好,为你这句话,咱们可以干杯!”杨延融扬了扬手中的杯,与慕容复碰了下,两人对视眼,均是笑了起来。

  喝干了酒,慕容复又替他添了杯,才给自己满上了,放下酒壶,他打量着杨延融身后的干女们,叹道:“杨兄,其实我很嫉妒你的!有这么大群美艳绝伦的女陪伴在你的身边,即使做个普通人也足以逍快活生了!”

  这点,杨延融比较赞同,笑着说道:“说得不错,其实有时候我也挺羡慕自己的。慕容兄,你既然会这样想,为什么你不肯安安心心的呆在江南,做你慕容家的快活王呢?以你的身家和相貌,想来定有不少的漂亮女侠青睐于你吧,只要你愿意,也就不会走到今天这条绝上来,你说是不是呢?”

  “难呐!”慕容复苦笑声,说道:“我慕容氏是鲜卑的族,自从大燕灭国后,数年来,无数的慕容家的儿郎都背负着‘恢复大燕’的包袱,无数先人前仆后继,直到我这代才得到了这个机会,可是却又偏偏碰到了你这个怪胎!说实话,这个世上如果没有你杨兄的话,这个赵宋江山就得改姓慕容了1”

  杨延融摇头,朝着身后挥了挥手,众女愣,桑雨初很快便反应了过来,拉着干女快速的退了下去,离得远远的,直到再也看不见两人的影才止住步。

  慕容复“嗯”了声,诧异的望着杨延融,失笑道:“怎么?杨兄还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要私下里告诉于我么?”

  “不!”杨延融再次摇头,认真的说道:“慕容兄,我要纠正下你的观点,即使没有我杨延融,你们的灰复大燕也不过是个梦想罢了。这是永远也完不成的使命!”

  “难道杨兄还会未卜先知不成?”慕容复笑了起来,哈哈大笑。

  杨延融盯着慕容复,直盯得他再也笑不说来了,才缓缓说道:“赵宋自陈桥兵变以来,历时二十六年,及至徽宗,钦宗二帝被金国俘虏,质于燕京,史称的北宋王朝覆灭。康王南渡,定都杭州,终五十年,是为南宋。后宋为北方元蒙所灭,及至明灭元,清代明,数年来,我从末听说过有什么大燕慕容氏的说法。”

  随着杨延融的娓娓道来,慕容复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就连看着杨延融的目光也是充满了惊骇和不信。

  杨延融又道:“慕容兄,这些都是本来应该发生的历史事实,但却因为我的到来而发生了改变,宋宗赵光义因你而死,而你又因我而亡,只能说,这切都是瞑瞑之中的天意注定了的。”

  “什么意思?”慕容复嘴角阵哆嗦,指着杨延融,哪里还说得出口来?

  杨延融微微笑,点头道:“不错,也许你已经猜到了,但是根本就无法相信,你想的点都没有错,我是千多年后的末来人,所以,对这切发生的事情知道的清清楚楚2你想想,如果你现在突然出现在了秦始皇的年代,就能够明白我说的是什么意思了!”

  “不,这不可能!”慕容复猛地将桌上的酒杯,酒壶推到了地上去,厉声道:“杨延融,你在这里装神弄鬼的胡说八道,当我慕容复是岁小孩么!”

  摇摇头,杨延融将怀里的手枪摸了出来,指着慕容复的手臂,微笑道:“这东西你肯定是没有见过的,但是我要告诉你,这其实是件武器,就跟你们现在所用的刀剑是样的,同样是用来杀人,不过,这个就简单多了!你看,只要我轻轻扣下板机,就能将你杀死!”

  “呯!”枪响了,慕容复捂着流血的右臂,恐惧的盯着杨延融手里的枪,喃喃道:“可怕了,实在是可怕了,有这东西在,咱们这些武林中人还有什么用?”

  吹了吹枪管中冒出的轻烟,杨延融笑着说道:“这叫厉害?呵呵,你是不会想像在末来的武器有多么的厉害,咱们开封城够大吧?只要颗核武器就能将整个城池移为平地,即使是远在数万里之外,也能取人性命,慕容兄,希望你下辈投抬的时候,记得到我那个时代,这样,你也就没有什么遗憾了!”

  慕容复倒吸了口凉气,看了看不停的冒着鲜血的右臂,这才松开左手,往怀中摸去,他望着杨延融,说道:“你这么说,我倒真的对末来产生了丝兴趣,就是不知道我能不能到你说的时代呢?”

  “这可就只有天知道了!”杨延融笑着说道,看着脸色越来越苍白的慕容复,说道:“其实,我还有个秘密没有告诉你!”

  “嗯!”慕容复哼了声,抽了口凉气,问道:“什么秘密?”

  杨延融站起身来,缓缓的往御花园外走去,轻声说道:“现在楚依然已经是我的女人了!”

  “你!”慕容复目龇欲裂,只手捂着不断冒血的心口,边看着渐行渐远的杨延融,喃喃道:“杨延融,你好狠”,说到这里,他身歪,斜斜的倒向了地面,在他的胸口处,露出只仅能够看得到手柄的匕来

  第四百八十五章故人来访

  ?

  还都开封之后,杨延融大赦天下,同时发出复国诏书,发往全国各地。以前不遵诏令的各地拥兵自重的诸候们,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纷纷上书,宣布拥立杨延融这个新即位的皇帝,并且自动交出了兵权,回京听候杨延融发落。

  时间,天下归心,宋境内重归统,边关守将杨业因战事触即发脱不开身,命杨延平,杨延定兄弟二人回京来了。就连远在夏州的折大将军也上了表,宣布夏州已经完全攻克,不过,他也回不来,将会带着大军前往雁门,与杨业合兵处。

  看着捷报频传,杨延融看的是喜不自禁,对着身边的两位哥哥笑着说道:“兄弟们,这下,天下总算是安定了啊!”

  杨延平笑着点头,说道:“老八,还是你厉害啊!咱们苦守在雁门关外,天天对着沙和男人,连只母耗都见不到只,你倒好,不仅又添了几位弟妹,还把京师都给收复了,不错,为我们老杨家长脸了!”

  杨延融哈哈笑,斜睨了这个酸溜溜的大哥眼,笑道:“老大,刚才听老二偷偷给我说了,你这家伙最近可是把呼延家的那位追得很紧呀,什么时候兄弟们才能喝上你的喜酒呢?”

  杨延平听,顿时红都红了,盯着杨延定,恨恨的骂道:“你这家伙又把我卖了,老八,你可别听老二胡说,咳咳!”

  杨延融与杨延定对视眼,均是捧腹大笑了起来,只见柳眉倒竖的呼延宛玉气哼哼的走上前来,扭着杨延平的耳朵,笑眯眯的问道:“你刚才说什么,二哥有胡说吗?”

  “没有,没有,老二说的可都是大实话,绝对没有胡说的!”杨延平换上了副笑脸,不住的作揖,小声说道:“宛玉啊,你能不能给我留点面嘛,你看,这都被兄弟们看到了,我以后哪还抬得起头来呢!”

  呼延宛玉哼了声,这才松开手来,对着杨延融柔声说道:“八哥,妹有礼啦!你如今是皇上了,不会要小妹我下跪吧!”

  杨延融呵呵笑,伸手指了指立在院中的“杨氏祖训”,说道:“宛玉,喏,你看到没有,从今以后,这世上见了皇帝再也不用下跪了,我可是立下了牌的,后世孙见着了,也必须得遵从,所以呀,以后除了跪天跪地跪父母外,再也不用对别人下跪了!”

  “八哥呀,你这样做实在是好了!”呼延宛玉嘻嘻笑,拉过张凳来,笑着说道:“你不知道现在民间都传开了,都夸你是古今无双的圣明君主呢,有的老姓还立了长生牌位,天天参拜1八哥,你真是厉害了!”

  杨延融得意之,指着小姑娘道:“老大,老二,看到没有,我这做弟弟的可都快成仙成佛了,你们还不抓点紧,赶紧张罗个媳妇儿回来?否则,到时候君回来了,小心她老人家扒了人们的皮。”

  杨延平嘿嘿笑,瞟了瞟边俏生生的呼延宛玉眼,说道:“老八呀,你这就不用担心了,我的皮君是扒不走的了,倒是老二,嘿,老二呀,不是我这个做大哥的说你,你不是说看上了张御使家的千金么?怎么样,什么时候带回来让哥几个见见?”

  杨延定听,顿时苦着脸,说道:“哎,别提了,那个小妞儿连门都不让我进呢,还说,还说。。”,说到这里,却是低下头来,不肯说下去了。

  “咦?”杨延融倒是奇怪了,拉着老大杨延平的肩膀,小声问道:“老大,倒底是怎么回事啊?”

  杨延平还没有说话,边的呼延宛玉倒是嘻嘻的笑了起来,指杨延定,说道:“八哥呀,你可是不知道哟,张小姐可是京里面出了名的美人儿,人家心气儿高着呢,她扬言,如果二哥想要娶她过门,须得八哥你亲自上门去提亲,她才答应嫁给二哥呢,否则,她就老死在家中了。”

  还有这事?杨延融顿时来了兴趣,忙问原因。

  呼延宛玉说道:“还不是你立下的训世诏书有关,上面说男女婚姻自由,父母不得干涉2这不,张小姐就说了,这事儿她说了算,如果她爹张御使敢强迫她的话,她就跑来告御状呢。”

  杨延融听了,不由得摸了摸鼻,拍了拍老二杨延定的肩膀,拍着胸脯保证道:“老二你放心,回头我就到张御使家去提亲去,,我还就不信了,这小妞儿这么难对付不成?”

  杨延定听,顿时乐得眉开眼笑,没口的道着谢。

  几人正说着话,突然厅中传来了声冷哼。众人大吃惊,杨延融更是惊得目瞪口呆,大声道:“是你,你来了吗?怎么不来见我?”

  杨延平几人面面相觑,均感摸不着头脑,虽然刚才他们都听到了这声冷哼声,但这四周哪有人呢?过了半晌,杨延融又道:“好,既然你不想见他们,我先让老大和老二回避就是,你,你可千万别走开!”,说着,不由分说的拉起延平,延定两兄弟,说道:“老大,老二,你们先出去会儿,半个时辰后回来,还有宛玉,你也跟他们起去,记得帮我监督下他们,可别让他们回来偷看。”

  呼延宛玉笑道:“八哥你放心好了,保证完成任务!”,说着,拉着兄弟俩便走。

  看到人离开了,杨延融又说道:“排凤,快出来吧,他们都走了!”

  声幽幽的叹息响了起来,接着杨延融猛地转过头来,只见身素白的杨排凤正定定的注视着他。

  杨延融几步抢上前去,拉着她的对玉手,关切的问道:“排凤,这段时间你跑到哪里去了,怎么也不回来看看我呢,你难道不知道我很想你吗?”,说着,猛地将面前的玉人儿抱住了。

  杨排凤动也不动的任由得他抱着,轻轻说道:“八郎,听说你十五号要举行大婚是吗?”

  “不错!是这么决定的,排凤,你怎么知道的?”杨延融紧紧的搂着面前玉人的身,喃喃的问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