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扑刀威风凛凛的站在两边。

  杨延融跳下马,看着这座只在影视和小说中才能看到的府邸,此刻也不知道是什么心情,想到自己即将成为其中的员,不禁感慨万千。

  身后的桑雨初等人也跟着跳下马来,紧紧的跟在杨延融的身后,满怀崇敬的望着威严的府门然雨初也算得上是武林中的代高手,面对着代名将的府门,也不得不放下了江湖上的桀骜之色。双美目看了看杨延融,脸上抹淡淡的嫣红迅速升腾起来。有种儿媳妇见公婆的感觉,让她心底有着丝的慌乱。

  于小虎等人嚣张惯了,此刻也不禁微感紧张1张脸上的表情可谓是精彩万分,黑的发亮,白的泛红,连拿着兵器的手也都不自主的擅抖起来。

  杨延融深吸口气,缓缓走到府门前,对着那两名家丁说道:“二位大哥,麻烦将此物转交给杨老令公,就说,后辈来访!”

  那两名家丁也算得上是悦人无数了,见这几人气势惧都不凡,不敢怠慢,接过杨延融递上来的包袱,客气地说道:“公请稍等,小人这便去通报。”

  说罢,推开大门溜烟的去了。

  回到家里还要有通报,这算什么事啊?杨延融不禁苦笑不已,不知道会儿会发生什么有趣的事情呢?激动,紧张,彷徨,迷茫,诸般情绪,纷踏而至,也说不清倒底是喜是优了。

  不久,大门轰然打开,行人猛地冲了出来。当先那人身锦袍,年过五旬,刚毅的脸上满面激动之色,排长须已染风霜,嘴巴张张。合合,擅抖着身体步步的走了出来。身后那名英武的妇人手持龙头拐,面无表情的跟在身后。七名年轻人亦步亦趋的不时拿眼睛打量着杨延融等人,他们个个都是英武不凡,显示出了杨家众儿郎的风采。

  仿佛是有感应般的,杨延融缓缓向那老人走去,面带着微笑。那老者看他笑了,不禁愣,旋即也笑了,两人俱都哈哈大笑起来,随即紧紧抱在了起。

  “延融!真的是你么?”老者双手捧起杨延融的脸,长满老茧的大手细细的摸着他的脸。

  “我是杨延融!”他微笑着说道:“这便是我的家么?”

  老者仰天大笑声,又紧紧的把他抱住了,脸上的泪水哗哗的流下来,不住的拍打着杨延融的肩膀。那七名年轻人见到两人的表情,纷纷围上来,激动地说道:“你是老八?真的是老八啊?八弟,想死二哥了!”,说着张开双臂,紧紧的抱住了杨延融的后背。

  “我是五哥啊!”“我是六哥”“我是大哥”

  七个年轻人抱腰的抱腰,抱腿的抱腿,实在没有地方抱了,连那老者也被拦腰抱起来2

  杨延融顿时哭笑不得,唉,热情了啊!弄得我都喘不过气来了。

  老者当然便是金刀杨无敌继业公了。他大声说道,“干什么?还不快放开我?”。七兄弟热情了,抱不住杨延融,都去抱杨继业了,弄得两边像是要打架般,边人拖着杨延融,边人拖着杨老令公,其中人站在中间紧紧的抓住杨延融与杨令公的只手。

  我日!有你们这样的么?杨延融无奈的看着这几个热情的过了头的兄弟,使劲挣了挣,哪里挣脱得了这几个从小习武的哥哥们?最后不得不放弃挣扎。只得拿无辜的眼神向着桑雨初望去。

  桑雨初眨眨眼,露出了个我也爱莫能助,你自己看着办的表情。靠,不讲义气,鄙视你!杨延融求助失败,又朝可儿看去。哪知这个平时乖巧得像个瓷娃娃的可儿双眼望天,根本看都不看他眼。

  在旁的老君终于看不下去了,手中的龙头拐重重的杵地面,发出“蓬”的声闷响。

  “都给我住手,你看看你们,都像什么样了?哼!点规矩都不讲了?还不快进屋里去?”老君这发话,兄弟们不得不放手。杨业令公讪讪的笑了笑,不好意思的搓搓手。

  不是吧?老爹他怕老婆?杨延融吃惊地看着这个名满天下的杨令公?有种犯晕的感觉!这个面无表情的老君与电视上那个和蔼可亲的老大相劲庭啊!靠了,真是电视害人呐!

  众兄弟欢呼声,簇拥着杨延融行人便往天波府里去。

  “八弟!门槛有点高,小心别摔着!”年纪最小的老七善意的提醒杨延融句,本来就晕晕呼呼的杨延融还真的差点被门槛给拌住了。靠!乌鸦嘴!能不能少说两句?杨延融心火上升,狠狠盯了七哥眼3

  老七似乎也知道自己说的有点不对头,连忙吐舌头,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溜烟,钻进府里,不见了人影。

  算你小跑得快!要不然,打得你连妈都不认识!杨延融挥了挥拳头。

  第四十九章认祖归宗

  ?

  桑雨初等人也被杨府中人迎了进去,分宾主落坐。几个俏丽的小丫鬟献上香茗,又各自退下了。到了此时,雨初的心情也渐渐平复,不管怎么说,这里也算得上是她的家了吧!想到以后,自己即将成为杨家的份,成为杨令公的儿媳妇,刚刚理复的心情又渐渐的升腾起来,脸上也是红朴朴的,煞是好看。于小虎几人则就不同了,屁股半边靠在椅上,别说喝茶了,大气也不敢喘口。兄弟人相视苦笑,又无奈摇摇头。

  可儿悄悄的拉了拉师父的袖,吐吐可爱的舌头,朝着于小虎人望去,抿抿嘴,偷偷的笑着。雨初向她使了个眼色,对这个俏皮的徒弟,她也没有办法。可儿裂裂嘴,不再作怪了。

  时间,客厅中的气氛有点怪异,几人谁都不说话,仿佛是有默契似的,都在各自打量着这个可以容纳数十人的大厅。

  杨延融被兄弟们拥进间大大的屋里面,只见里面摆放着众多的牌位。到了这时,他也知道了,这是杨家的家庙〃门祭祀杨家祖宗的场所。要知道在古代,只有士绅和官员才能建立家庙的。而杨家本是望族,到杨继业这代,兄弟就有十多人。到了现在,杨家更是开枝散业,旁室宗亲,多达数千人。老君折赛花更是名门之后,自有唐以来,折氏更是名将辈出。至于后世传说的佘君,便是说书人的谬误了。

  兄弟八人字排开,依次是老大杨延平,老二杨延定,老杨延光,老四杨延辉,老五杨延德,老六杨延昭,老七杨延嗣,老八杨延融。杨继业站在灵位前,郎声说道:“杨家列祖列宗在上,不孝孙杨业在此扣。”,说着,跪在蒲团之上,对着祖宗的牌位深沉磕了头。他站起身来,说道:“自杨家归宋以来,业无敢忘却祖宗家训,‘严以持家,忠以报国,孝以传,德以育人’。业之八延融自幼年失散,至今已十六载。所幸祖宗荫灵庇佑,使得杨家血脉得以入宗室,不使流落于江湖。延融,上来扣头!”

  杨延融无奈摇摇头,只得上前跪下,说道:“列祖列宗在上,不孝孙杨延融给你们磕头了。”

  杨继业点点头,说道:“今日延融认祖归宗,自此入我杨氏宗庙1愿祖宗保佑我杨家!”

  兄弟八人随着杨继业再次扣,认祖归宗仪式算是完成了。本来古代祭祀祖先的仪式非常繁琐,但是杨家门都是武人,也就切从简了。将杨延融的名字列入家谱之后,杨延融便正式入了杨家宗门。

  出了祠堂,杨继业带着众兄弟径直来到演武厅。看着排排的兵器架上面明晃晃的刀枪,杨延融顿时觉得头皮发麻。看这阵式,他也知道这个老爹要干什么了。杨家中人,不管是看门的家丁还是端茶倒水的丫鬟都会几手功夫的。杨延融不由得暗暗叫苦,有了个牛逼无比的师父,却没有到过招半式的武功,看这样,今天是躲不过去了。

  果然,杨继业取下杆缨枪,在手中抖了抖,说道:“延融,我杨家门上阵杀敌,保君卫国凭的便是手中的杆枪。你流落江湖十几年,今日,我便将杨家枪法传了你吧!”,说着,刷刷的舞动起来。只看得杨延融眼花缭乱,哪里看得明白老爹耍的是什么花枪?

  杨延融看不明白,不代表其它兄弟们看不明白。这六十四杨家枪法,他们几个自小便修习,虽说不上达到了人枪合的境界,却也不差了。看见老爹将那式凤点头连扎出十二个枪花,兄弟们不由得暗暗吞了口口水。这杨家枪法,还是老爹厉害。众兄弟中枪法最好的个便是老七了,他也不过只能扎出六个枪花来。想想跟老爹的差距,众兄弟皆是无语。

  “唰!”杨继业收枪而立,面不红,气不喘。微微笑,说道:“延融,你觉得这枪法如何?”

  “呃!”杨延融嘴角动了动,靠了!你练了辈枪,还问我你这枪法如何?这不是故意让我为难么?我哪里知道你这枪法如何啊?后世传得那么牛,想来,这杨家枪法定是牛逼得不得了了。因此,说道:“爹!俗话说,年刀月棍辈枪。爹你练了这么多年的枪了,这枪法自然是好的!杨家枪法能震慑敌胆,哪里还能差得了?”

  杨继业满意的点点头,抚须笑道:“很好!这六十四杨家枪法易难精,你以后须得用心习,有不懂的,可以问你的哥哥们2这些年来,你流落江湖,想来也会得几手武艺吧!来来,与为父过两招!”

  杨继业扔下枪,摆了个架式,示意杨延融上来试招!

  杨延融翻翻白眼,你这不是夜里挑柿,专捡软的捏么?和你过招,开什么国际玩笑?

  兄弟们见老八不动手,纷纷上前去摧促,说道:“八弟,去跟爹爹过两招试试,有什么不足之处,爹爹会指点你的!要知道有多少武名家来求爹爹指点而不得呢!”

  你们这些家伙,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啊!老哪会什么武艺?杨延融彻底无语了。跟老爹过招,我可丢不起那人!看了看众兄弟,杨延融眼珠转,个主意浮上心头,嘿嘿笑,说道:“爹,跟你过招,那还是算了。天下谁不知道,杨老令公武艺超群?有金刀杨无敌之称,这样吧,我就和七哥过过招,如何?”。在杨延融想来,老七年龄最小,武功应该是最差劲的个了!虽然我不会什么武功,但是后世李小龙的截拳道我还是练过的!应该差不到哪里去吧!

  杨继业点点头,说道:“那好!你就和延嗣走两招试试!”

  兄弟几个心底暗笑,到了现在,他们也看出来了,这个新来的兄弟敢情是怕了老爹啊,想找最小的找找场,殊不知,老七的功夫可是众兄弟中最好的。

  老七杨延嗣平时便是个武痴,经常找哥哥们比武,兄弟们都被他打怕了,谁还敢跟他过招啊!他天赋过人,又嗜武如命,在东京城里有个拼命七郎的外号,平时没事的时候,到处找人挑战,京中那些将门公都不敢跟他比武了。个个都被他给打怕了。唉,老八挑中老七,这下好看了。六个哥哥们拼命忍住笑。

  老七听见老八这样说,顿时双眼放光。平时在家里,大家都知道老七杨疯打起架来,那是出了名的不要命。因此,杨继业特意给他准备了条只针对他个人的家规,不准和众兄弟比武。前些天,老七跑去找潘美的大公潘豹挑战,把那个潘大公打得下不了床。直被禁足在家,这些天来,都快闲得病来了。这下好了,终于可以动动手了。

  杨延嗣抿抿嘴,搓搓拳头,笑呵呵的走上前来。

  第五十章比武

  ?

  “八弟,你准备好了没有?”杨延嗣捏了捏拳头,兴奋的走上来,站在杨延融的对面。很多天都没有动过的的他,脸上泛起红色的光芒。老七虽然年纪是小,但他长得却最是壮实,身材也不是很高,杨延融目测下,大约在米六七左右。对这个比自己矮了半个头的七哥,杨延融心里却没有点的害怕。就凭咱这身高,还打不过你?

  “来吧!”杨延融摆了个架式,作出格斗的动作。

  延嗣原来还有点轻视这个弟弟的,但见他摆出这么个古怪的动作来。心里顿时“咯噔”下,心道:坏了,难道八弟还真是个武林高手么?看这动作,虽然处处都是破绽,但他却不敢贸然进攻。要知道,行家出手,就知有没有。杨延融摆的这个动作,正是后世散打时候的基本架式。这个动作经过了无数代人的智慧结精,经过人体力的精确计算,是最为省力,最为有效的进攻,防守架式!

  在旁的其它兄弟们可不这么想,他们的武功修为及不上老七,实战经验也不如他≡然看不出来老八的深浅。杨继业倒是吃了惊,没有想到这个失散多年的儿,还有这等身手。

  杨延嗣虽然顾虑很多,但他杨七疯了的名头可不是白叫的。双掌措,招“乌龙探爪”,就奔杨延融小腹去了。这本是招虚招,以探对方虚实的时候用的,是武林人士最喜爱用的招式之。

  杨延融哪里看得出这是虚招还是实招,双腿沉,脚踏“字钳阳马”,掌化“十字手”,挡住了杨延嗣的那拳。过咏春拳的都知道,这个十字手出,下招“小舂头”就来了。延融右拳顺势便狠狠的砸在了杨延嗣的鼻上。

  “啪”的声大响。杨延嗣“哎哟”声,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杨延融的快拳招快过招的直接往杨延嗣的脸上招呼。

  杨延嗣平素打架虽然也是够疯狂的了,但“打人不打脸”的武训却还是牢牢记住的。因此,他从来都没有打过别人的脸,也没有谁打过他。杨延融的快拳直接便把这个杨七郎打蒙了,眼前全是数不清的小星星,脑袋也是片空白1过了片刻,扑通声,倒直直的倒在地上,脸上血糊糊的,显然鼻血都被打出来了。

  “这”众兄弟皆是张大的嘴巴,没有想到是这个结果。要知道现在扒在地上的可是杨家的杨疯杨七郎啊!什么时候被人家揍得这么惨过,现在倒好,直接被打晕过去了。

  杨继业看得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凭他的修为,自然看出来了。老八杨延融用的这套武功是自己从来都没有见过的功夫,虽然不见得多高明,却是实战性强的功夫。比好些个动作花俏的所谓武功绝强了多。而且从杨延融出手的力道和呼吸来看,这个小儿根本就没有丝的内劲。他能打倒众多儿中武功最高的老七,完全就是运气。只要老七能扛过那打头的招,杨延融在老七的手上根本就走不过障七之所以会晕倒,那就更简单了,头部受到了连续的打击,任谁也受不了,即使是他,也会晕过去。

  众兄弟们连忙上前去将老七弄醒,大伙儿拼命忍住笑,但哪里忍得住?老七更是羞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原本他还以为不用两招就能把老八给收拾了呢。却没有想到,自己反倒被老八几招给收拾了。

  杨延融愣愣的看着自己的拳头,不知道自己的反应能力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快了!要知道在前世的时候,他的体力也是般的,但对这具身体,他明显感觉到里面蕴含着强大的爆发力。无论是速,耐力,反应力都比前世的自己强了很多。这也是为什么,赶了这么多天的,不是累的原因。即使当天累了,睡晚上的觉,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又变得精神奕奕的。难道说我穿越了之后,老天爷怕我在这吃亏,故意给我这些比常人强些的能力?还是这具身体的主人本身就是个牛人?而最让他觉得不可思议的是,自己跟这具身体的契合可以说是完美的,就像是自己才是这具身体的主人样!根本就没有丝的不适。

  时间,杨延融陷和了沉思之中。杨延嗣翻身坐起,用袖擦了擦脸上的鼻血。笑呵呵的走到杨延融的面前,伸起大拇指,说道:“八弟,你这是什么功夫,教教我成么?实在是厉害了!”

  老七杨延嗣本来就生性洒脱,又痴武如命,今天被弟弟打了,虽然觉得羞愧,但想到是这种神奇的功夫打败自己的,顿时心里就活络起来,定得要把这套功夫到手呀!这功夫才是打架斗殴必须的绝啊!

  杨延融从思考中清醒过来,暗暗叹了口气,想那么多干什么呢,既然老天让我来到了这里,那就好好的活着吧,自己有奇人师父,高手大哥,还收了个不错的跟班,再加上他杨家将的名头摆在那里,那我就嚣张的活着吧!

  “你真的要啊?那好,我就教你!”杨延融呵呵的笑着,这门功夫不过就是前世花了几千块钱的费来的,算不得什么!哪像现在,武林中都有门户之见,宁愿藏拙,也不愿意拿出来献丑2

  众兄弟们顿时热情高涨,八弟这么厉害,愿意将这门功夫拿出来传授给大家,自然再好不过了。兄弟几个都围上来,纷纷嚷着要这门功夫!杨延融拒推不得,只得全部答应下来。反正也不是啥绝,再说,都是家人,有什么好藏私的?

  正在欢呼的众兄弟却被老爹杨继业的声大吼打断:“住口!你们几个谁也不许,老七除外,否则,家法处置!”

  兄弟们面面相觑,谁也没有想到老爹会说这样的话来,待想反驳,哪知这个杨令公却是重重的哼了声,头也不回的转身走了。

  杨延融耸耸肩,说道:“别看我,我也没有办法,老爹说过的!”

  切

  兄弟们齐声鄙视,各自摆摆头,走了。老七拍拍杨延融的肩膀,呵呵笑道:“八弟,走,咱哥来俩练功!”

  第五十章见家人

  ?

  杨延融呵呵笑,拍拍老七的肩膀,说道:“这个不急,有时间再教你!没见我今天才到家么?午饭都还没有吃呢?再说了,这武艺也不是天练成的,走,我带你去认识下你的弟妹去!”

  杨延嗣听,顿时吃惊不已,惊呼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