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风流杨家将

  第章小妹妹,你过来

  ?

  徐可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只觉得浑身剧痛。这下把徐可吓个半死,心说完了,这下成残废了。妈妈的,你叫我以后怎么活呀⌒细的打量着周围,顿时吃了惊,他发现这里的环境怎么觉得那么奇怪呢?正在他暗自伤神的时候,股淡淡的茉莉香味飘了进来。不由精神为之振!嗯!有美女!

  只见个身着白衣服的年轻俏丽的姑娘走了过来,她水汪汪的大眼睛扑闪扑闪的看着徐可,甜甜的满是笑意的脸上露出两个小小的酒窝。她只有十五六岁年纪,但她挻拔的胸部已经非常丰满诱人了。耳上对水滴形的耳环随着她的走动晃晃的,柔顺的黑色长发随意的披着,只在颈部系了根白色的丝带。更显得她青春可人,时让徐可瞧得双眼发直。

  哪来的这么俏丽的姑娘?徐可暗自吞了口口水,眼睛眨不眨的盯着姑娘的胸部猛睢。呸!这年轻俏丽的姑娘脸上红,暗暗恼怒,却不敢发作。缓缓走到床前,伸出两根纤纤玉指,搭在徐可的手腕上。徐可嘿嘿笑,觉得身上也不怎么痛了,见那两根有如白玉脂滑的手指轻轻的震动着,心中荡,使劲大大吸了口香气。

  “啊!好香啊!我说小妹妹,家住哪里啊?有没有男朋友啊,你的电话号码是多少?咦?还是个漂亮的女医生呢?”,徐可见她本正经的把脉,不由得心中喜,这还是个女,凭他阅女无数自然看得出来。

  俏丽的姑娘愣,暗暗舒了口气,幸好伤口渐渐复原了,要不然,师父定又要责怪于她了。

  “难道她是个哑巴?”,徐可见她发愣不说话,轻声嘀咕道。

  “你才是哑巴呢!”,年轻的姑娘哼了声,站了起来,她的声音清脆悦耳,有如出谷黄莺般动听,甜美而婉转,虽然带着丝轻嗔薄怒,却又带着点隐隐的关切,“既然你无生命之危,休息几天你就可以走了。”,说着便转过身欲往外走去。。

  “等等!”,徐可大声叫道,却不想引得肋骨处传来阵钻心的痛楚,猛地咳嗽起来,痛得脸都绿了1

  年轻的女暗暗摇头,复又款款走了过来,在徐可的胸口点了几下。徐可觉得胸部麻,便不觉得那么痛了,不由得大是奇怪。

  他细细的打量着周围,顿时大吃惊,这是什么地方啊?自己正躺在张香气袭人的金雕花牙软绣床上,柔软的被盖着胸口以下,发出阵阵幽香,显然这是女的绣榻,头下枕着块条型绸缎丝枕,屋中是方圆圆的八仙桌,桌上铺着雪白色的绵布,几块绣着春蓝秋菊图案的小礅围着八仙桌,块色彩斑斓的磁盘里面放着倒扣着的八个半拳大的杯,方紫砂胡的胡嘴正对着徐可,房中的景像让徐可的眼睛都瞧直了,这是什么鬼病房啊?这些东西只能在博物馆和古装戏里面能够看到。难道说我进了哪家小姐的香闺?不对啊,现代人哪里会把自己的小窝弄成这样?至少也得有床垫吧,有电脑吧,还有些常用的家电吧?看着这些,他的心里隐隐有种发毛的感觉,不会那么巧吧?

  徐可可怜巴巴的看着她,努力挤出两滴眼泪,“小妹妹啊,别玩我了好么?你看哥哥我这伤,怎么不把我转到特护病房啊?要是不小心光荣了,连个烈士都捞不到,怎么说我也是为了救人光荣受伤的吧!再说了,你看我这样就知道哥哥是有钱人了,快通知你们院长,马上给我挪地儿。啊!”,他的心里还有丝侥幸,希望并不是心中想的那样。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年轻俏丽的姑娘白了他眼,皱眉道:“什么烈士啊,特护病房,你倒底说的是什么啊!我怎么句也听不明白!”年轻的女俏脸带煞,警惕的盯着他。

  啊?这回轮到徐可大吃惊了,不是吧?你确定?“嘿嘿!我说小妹妹啊,你就别再逗哥哥了行不?想哥哥也是十好几的人了,都赶奔四了,做你叔叔都觉得你小,你就不要呼悠我了。”,徐可干笑了几声,却是笑得比哭还要难看。

  “那这样吧,小妹妹,把你的手机拿来借我用下,我给我兄弟打个电话,让他来接我到那边去。”,徐可暗叹声,妈的,实在是冤了,好汉没做成,就成这样了,看来好人不长命啊。以后绝对不做好人了2谁再做好人谁他妈就是孙。徐可暗暗发了誓。

  “你倒底是不是宋人?怎么说的话这么奇怪呢?明明他才十四五岁的年纪,却硬在说自个儿十多岁了,哼!以为本姑娘是好骗的么?”,年轻的漂亮姑娘疑心大起,转身拔下挂在墙上的宝剑,“唰”的声拔了出来,指着徐可的喉头。“说,你是不是辽人的细?”,她俏目含怒,手因愤怒而颤抖。雪白的脸上如罩着层寒霜。

  “神精病!”,徐可可不是吓大的,他嘿嘿冷笑声,“我说小妹妹,你可以去演戏了,表演得这么逼真,什么狗屁宋人辽人,如果你不快给我转到特护病房的话,要是我出了点问题,你们这家医院就等着关门吧。”,说着伸手拔开她的长剑。

  啊?年轻的姑娘越发疑惑了,不由得愣愣的看着他,剑也微微歪到了边。看来他不是宋人也不是辽人,要不然也不敢说什么什么的宋人辽人了。难道他是女真人?那“狗屁”二字,让她想着就脸红。她暗暗恼怒,却又发作不得。

  “说!你倒底是哪里人氏,从何而来,又到何处去!”,年轻的姑娘哼了声,又剑指着徐可的喉咙。

  “吓?你以为你是警察啊?查户口的啊?你问我我就得告诉你?啊,我是杭州人,准备到开封去找个朋友玩的。姑娘,大家怎么说都是明人,动口不动手,把这东西拿开点,明晃晃的,有点扎眼。”,徐可见她杏眼圆睁着,剑锋已经抵在了喉咙上了,丝冷气扑面而来,吓得他出了身冷汗。连忙改口,不再嘴硬了。

  “杭州人,便是临安府了。这么说你是宋人!”,她哼哼道:“你既然是宋人,为何要辱骂自己的国家?”

  “吓?我什么时候成了宋人了?喂,我说小妹妹啊,你不会是海归吧?现在咱可是堂堂正正的中国人,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根正苗红的祖国未来的花朵啊,当然,是二十多年前的花朵。”,徐可嘿嘿笑,这家伙看来病得不清啊。哎,可惜了,这是棵多么灿烂的花朵啊!如是脑筋正常点儿,就凭这身段,这相貌,啧啧,咱也得考虑将就下3徐可正暗暗的,却不知道旁边的这位却是越听越奇,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啊。

  “中国?这是个什么国家?”,她吃惊的看着徐可,漂亮的大眼睛睁得老大,眨不眨的看着他,“现在可是平兴国年,当今皇上乃宗皇帝,哪里来的什么中国?”

  “等等!让我好好想想!”,徐可觉得背后都让冷汗打湿了,他有点相信她的话了,看她的表情也不像是骗他的。说不定,我真的来到了古代了。平兴国年,宗皇帝,根据他上大的时候脑袋里面记得的些记忆便知道这是北宋初期了。妈的,我怎么混到北宋去了,这是中国封建史上非常积弱非常无能的个朝代,虽然后世的清朝也算是腐改无比的了,但怎么说也是咱中国自已人把它弄没了的吧,可是这宋朝呢,先让金人捉了两个皇帝,后又让蒙古人给灭了。这算什么事嘛,虽然这时期的宋军事实力空前强大,但朝庭积弱,无能,内有臣当道,外有辽,西夏,士蕃等狼虎之国扣边,可以说是四边不靖,国未破也先哀之兆已是非常明显了。

  徐可叹了口气,也不得不接受了这个事实,他看了看年轻的姑娘,“小妹妹,你过来!哥哥有话问你!”。

  她忍了他好久了,这分明是个只有十四五岁的小屁孩,居然还敢自称是我哥哥,分明还没有我大嘛。呸,见过不要脸的,没有见过这么不要脸的。这会儿见他又自称哥哥,不由得哼声,拿起窗台边上的方铜镜,气呼呼的走到床前,道:“小孩,你自个儿看看,你还没有我大,以后得叫我姐姐!”,说着卟哧声笑了,露出口整洁的白牙。

  “啥?”,徐可见到铜镜中的自己,个唇红齿白的少年公出现在了眼前,虽然铜镜表上有点凸凹不平,效果跟后世的玻璃镜差得实在是远,但是还是不能妨碍徐可观察到自己的大致相貌。我分明都是快奔四的人了,如今变成了个十四五岁的小屁孩,时间还有点接受不了。

  “天啊!你救救我吧,我还有亿两千多万的存款,家中还养着个未结婚的漂亮女朋友啊!,当然,外面的也不少。如今你把我弄到了这样个鬼地方,人生地不熟的,又缺衣少银,你叫我怎么混哪。”,徐可衷嚎声,有气无力的闭上眼睛,喘着粗气。看来,这种传说中的穿越果然发生在自己身上了。徐可越想越不甘,越想越生气,妈的,早知道就不去装什么好人了,那小孩死就死吧,关我屁事啊!我怎么那么衰,连救个人都能撞出个穿越来。

  “你。。。。。你怎么样了?”她吓了跳,连忙将铜镜放回了原处,回来又伸指搭在徐可的腕上。

  第二章请问姐姐芳名

  ?

  徐可攸攸然然的睁开眼睛,看着眼前这个美丽的少女,她的眸清亮而有神,透露出隐隐的关切,这让他不由得心中暧,暗自赞叹:多少善良而温婉的女孩啊!在他生前,比眼前这个女漂亮的女人很多,也同她们发生过亲密的关系,不过,那些女人都是看着他的钱来的。她们虽然都很年轻漂亮,个个都打扮得花枝招展,但徐可从来没有从心里爱过她们,因为他知道,她们喜欢的是他的钱,而不是他的人。

  徐可眼睛看着这个女,心里暗暗的想着:这个与他素不相识的女能对这个从没有见过的人如此关心,日后有机会的话,定要好好的报答她。

  这个女见徐可盯着她发愣,脸上红,连忙转过头去,轻声道:“你,你怎么样了?是不是哪不舒服?”,话说完,脸上更加红艳了,就像早上升起的阳般从脸颊上直红到了脖根。

  徐可心底暗暗笑,这个女怎么这么爱脸红啊?虽有心想逗她逗,却又怕打破这难得的温馨。

  “哎哟!我胸口痛得很啊!”,徐可佯装非常难受的样,鼻眼睛都皱成团了,嘴里不时发出声呻吟。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喜欢看这个女急切的样,他喜欢这样被人关心着。

  “你,你等等,我去拿些药来,你该换药了!”,她连忙说着,看了徐可眼,低下头,迈着碎步急急忙忙的走了出去。

  徐可终于忍不住了,呵呵的笑了起来,却不想牵动了胸口的伤势,痛得他暗暗咒骂:妈的!是哪个混蛋把老打成这样?靠!有天要是抓到这个家伙的话,定要打得连他妈都不认识。

  这下却不是故意装腔作势了,痛得他脸上渗出密密的汗珠。徐可暗叹声,连是谁打的自己都不知道,怎么报仇啊!哎,算了,听天由命吧,千万不要让他栽在老手里。当然,如果可能的话,自己定会不惜手段的。

  在徐可生前,从来没有人敢得罪他,因为,他有钱,还有大帮兄弟哥们,凡是他看不顺眼的人,可以说定没有好日过,除非哪天他心情好了,才会考虑考虑放水下1

  徐可吃力的伸出手,把被的角缓缓拉开,只见胸口有数次伤口都被白色的纱布包扎好了,虽然有若隐若现的血丝渗出来,但总算是把血止住了。

  靠!这个身体的主人倒底与什么人有仇啊?

  从这些伤口看来,是被钝器所伤,而且伤口约有七八处,虽然看不清伤得怎么样了,但从包扎的情况看来,伤得定很重。这些伤口都有好几天了,这让徐可不得不赞叹老祖宗的医术高超,在这个科技为不发达,明高落后的封建社会,能让伤口不感染恶化,也不得不说是种奇迹了。

  过了会儿,那个女提着裙急急的走了进来,脸色有丝还未褪色的晕红。她的手里拿着个清绿色的小盘,上面铺着方锦帕,几个颜色,大小,高低不的小瓶稳稳的站在里面,只小小的剪正静静的躺在几个瓶旁边,卷洁白的纱布安静的睡在边。这个女虽然走有点儿急,但手中的盘却始终稳稳的,不见丝毫晃动。

  她把盘放在桌上,走到徐可的身前来,只见他把被都拉到边了,不由得嗔怪地道:“你怎么能乱动呢?若是伤口迸裂了,又会很麻烦的,知道么?”

  虽然带着点责怪的语气,却是异常的关心。但徐可听来,却非常高兴,这让他多年不曾悸动的心再次活跃了起来,心底的柔情如出土的芽儿正茁壮的成长着。而且,她的声音非常动听,悦耳,听起来就像是享受着轻音乐般的让人舒缓,安逸。

  徐可微微笑,心底非常感动,他沙哑着嗓吃力地说道:“谢谢你了,小妹妹。”

  她微愣,既而卟哧声笑了起来,眼睛弯成了两条月牙儿,假装恼怒地道:“小鬼,你还没有人家大呢?还敢叫我小妹妹?你多大了?”

  她虽然说着话,手底却没有闲着,轻轻的拿起剪刀将徐可胸口的纱布剪开,又缓缓伸出滑柔的手不停的在他的胸口摸2嗯!是摸,在徐可想来是这样。

  因为,他根本就感觉不到胸口有丝毫不适,感觉她的素手温柔的绕过伤口,再闻到少女鼻中微吐出的香气,和着身上的体香,简直让徐可浑身的骨头都酥了。

  他坏坏的想着,这待遇,是以前花再多的钱也买不到的啊。真可谓是万金难买这刻啊!她的脖雪白粉嫩,就像羊脂般,又像是温润的美玉,让人见了,便想忍不住的抚摸。

  她显然注意到了眼前的这个小鬼正盯着她的脖猛瞧,脸上又是红,鼻微微皱,显然有点恼了,却没有发作。

  少女将徐可胸部的纱布全都剪开,又拿起个白色的瓷瓶,缓缓拔开瓶塞,将些白色的粉末细细的撒在徐可的伤口上。

  “我么!快四十岁啦,小姑娘,你最多十六岁吧,我当然要叫你小妹妹了。”徐可呵呵笑,深深吸了口香气,赞叹道:“真香!”

  “小鬼!你怎么这么坏?小心姐姐打你屁股。哼!”她的鼻又是皱,眼睛睥了徐可眼,轻吐檀口,取笑道:“教你使坏!”,伸指在徐可的胸口弹,痛得徐可“哎哟”声,不满地道:“小妹妹,你这是公报私仇!等哥哥我的伤口好了,再好好的教训你。”,徐可又是“哎哟”声,原来,少女见他仍然死性不改,忍不住在他的胸口又是弹,借机惩罚这个人小鬼大的家伙。

  “好了,不要再弹了,我怕了你了!”徐可不满的嘟囔声,再也不敢占这个少女的便宜了。

  “哼!算你识相。”少女的嘴角微微上翘着,似乎非常喜欢见这个老是喜欢占自己便宜的小鬼吃鳖。虽然眼前的这个小鬼老是占她的便宜,但她的心里也是颇为高兴,毕竟,这么多年来,她只是跟着师父在起,根本就没有见过与她般年纪的少年人。如今发现眼前的这个小鬼虽然有点坏,不过,细想下,也没有那么讨厌了。

  “姐姐,你叫什么名字啊?告诉我成不成?”,徐可计不成,又来计,说什么也要知道这个美丽的少女的芳名。

  第三章骗得闺名张可儿

  ?

  少女小心翼翼的为徐可敷上药,又拿纱布紧紧的缠绕住他的伤处,只把徐可缠得像只肥大的粽,简直让他哭笑不得。

  少女满意的看了看自己的杰作,得意的抿嘴笑了笑,不过,她又马上板起了脸,显然是觉得自己笑他,似乎有点不妥。

  “姐姐,你还没有告诉我呢,你倒底叫什么名字啊。”徐可仍饶有兴趣的问,看来,不问出对方的名字,他是不会罢休的了。

  “哼!”她假装生气了,“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说着,转过头默默的收拾从徐可身上剪下来的旧的纱布,那上面尚残留着丝丝血迹,看得小姑娘胆战心惊。刚才为他换药的时候尚没觉得这伤有多重,现在看了这带血的纱布,又觉得他可怜了,这么小的年纪,对方倒底是什么人要这么残忍的打伤他呢?

  “嗯!姐姐,你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我就给你讲故事,怎么样?保证好听得很,绝对是你从来没有听过的。”徐可心生计,知道这个时代的精神生活其缺乏,人们到了晚上大多没有什么事干,早早的就睡了,听故事,可是这个时代少男少女梦寐以求的东西,即使在他小时候,也是非常喜欢听邻居大伯讲故事的。只是他成年后,赚取了大量的钱财,却再也没有机会能够听到好听的故事了。当然,也没有哪个人成年后喜欢听故事。听故事,便是儿童时代最让人留恋的事情了。

  果然,少女的那双大眼睛亮,欣喜的看着徐可,不住的说道:“真的啊,你可不能骗我,快给我讲嘛。”说着,她的双手不由自主的抓住了徐可的手,轻轻的摇啊摇的。就像是个天真的孩般。

  这让徐可不由得呆,心里感叹对方的天真纯洁,于是,便讲了在后世的精典童话故事白雪公主。

  从前,有个美丽的公主,她长得非常漂亮,皮肤像雪样白晰,她的头发就像后来,骑着白马的王与美丽的白雪公主快乐幸福的生活在起。

  徐可的口材好,讲起故事来也是抑扬顿挫1听得少女愣愣的,听到美丽的白雪公主被那个恶毒的王后陷害而中毒后,眼睛里都流下了泪来,当听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