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咎由自取(1/2)

加入书签

  宋招娣气乐了:“我问你了吗?”

  钟建国噎了一下:“你激我也没用。”

  “三娃, 叫你爸领你玩去。”宋招娣把孩子放在床上, 不等钟建国开口就往外走,拿着她之前买的布下楼。

  钟建国跟出来,看到她怀里抱的东西,叹了一口气, 抱着三娃回房:“儿子,陪爸睡一会儿。”说着话让三娃躺在床上。

  小孩的习惯是午饭后睡一两个小时。他上午精神很好, 也不想躺下,就推开钟建国的手, 翻身坐起来喊:“爸爸,爸爸。”

  钟建国一夜没合眼,这会儿困得不行,嗯一声, 伸手把三娃圈在胳膊弯, 就闭上眼继续睡。

  三娃勾着头往外面看了看, 又看看不搭理他的爸爸,蹙眉深思一回儿,扶着钟建国的身体站起来,越过他的胳膊, 移到床边。小孩发现他离地面很高,想了想,一屁股坐在床上,随即,趴在床上, 慢慢往下移。

  扑通!

  钟建国惊坐起。

  “哇呜…哇呜……”

  三娃的哭声从地上传来。

  钟建国揉揉额角,伸手把儿子拎起来,无奈道:“叫你陪爸睡一会儿,你偏不听,摔痛了吧。走,爸爸抱你去找你娘。”

  钟建国趿拉着鞋到楼下。小孩看见宋招娣就伸手:“娘……”

  宋招娣的手一抖,剪刀险些戳到手上,连忙问:“三娃刚才喊我什么?”

  “娘……”三娃泪眼朦胧,可怜巴巴望着宋招娣。

  本该挺感动,可是宋招娣看到小孩哭的鼻涕都出来了,莫名想笑:“你真是跟你哥一样,有事才找娘,没事就是后妈。”说着话看向钟建国,“怎么回事?”

  “从床上掉下来了,屁股着地,没大事。”钟家的长椅有一米八长,钟建国干脆躺在长椅上,也不上楼了,“衣服回头再做,你领着他,我睡一会儿。”

  宋招娣睨了他一眼:“真不打算告诉我?”

  “我也想告诉你,可是我得守纪律。”钟建国道,“宋招娣,甭想拿孩子逼我就范。”

  宋招娣哼一声:“你不说我也能猜出来。小赵是对岸的人?”

  “你觉得她像吗?”钟建国别有深意地问。

  宋招娣说话的时候正在找毛巾给三娃擦鼻涕眼泪,没听出钟建国话里有话:“不像。她整个人看起来很正常,但是跟她的行为不相符。”想一会儿,“难不成是实习生?”

  “实习生?”钟建国不大明白。

  宋招娣:“就是还处于考察期,没正式上岗。”

  “嗤!”钟建国无语,“你真会想词。不过,不是!”

  宋招娣抱着三娃边走边琢磨:“不像正式工,也不是实习生?难不成…是临时工!”说着,转向钟建国。

  钟建国的嘴巴微张,明显没料到宋招娣反应这么快。

  宋招娣见状,笑了:“钟团长,还是不说?那让我猜一猜,岛上有小赵的亲戚,所以小赵是杭城人这一点是真的。

  “小赵敢让别人知道岛上有她的亲戚,从而也说明她‘事无不可对人言’。所以她是对岸临时找的普通人,不需要她冒险探听情报,把她知道的事告诉她的上线,对方就会给她一笔钱。她和上线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关系对不对?”

  “你不打算继续装了?”钟建国反问。

  宋招娣楞了一下,反应过来,笑道:“自从那晚向你和盘托出,我就没再装,一直做我自己。不知钟团长的装是指什么?”

  “不想说就不说,少装傻,我有的是时间跟你耗。”钟建国枕着双手,“既然你都猜出来了,小赵又是你检举的,我也就不瞒你。

  “东海舰队主力还没移到翁洲,老蒋那边就已经收到消息。老蒋的人过来踩点的时候碰到小赵,对方看出小赵又懒又贪,就给她五十块钱,命小赵讨好军官的妻子,探听有用的消息。”

  宋招娣:“还是连长以上的军官的妻子。”

  “对。”钟建国道,“小赵觉得人和人都一样,她凭什么要讨好别人,于是就打算自己当军官的妻子。她把她的打算告诉给她钱的那个人,那个人说她如果能嫁给团长级别的军官,就给她五百块钱。”

  宋招娣:“小赵每个月的工资好像是二十来块钱,五百块钱对她来说是一笔巨款,难怪林团长不搭理她,她又盯上钱团长。对了,钱团长不知情吧?”

  “不知情。”钟建国道,“不过,他们一家也不能在一线了。钱团长有军功在身,他又没跟小赵发生实质性关系,可能会调到偏远地区。”

  宋招娣:“就算调到西北,也是他自己作的。这下该不敢跟姚老师离婚了。”

  “要不是他闹着离婚,再跟小赵处一段时间,他们全家都会被他给连累。”钟建国道。

  宋招娣不关心钱团长一家以后怎么样:“他走了,他手下那些兵呢?”

  “昨儿晚上连夜开会,老马接他的位子。”钟建国道,“就是马振兴的爸爸,你到岛上的那一天,开车送咱们的马中华。”

  宋招娣不禁睁大眼:“怎么是他?”

  “他又怎么了?”钟建国不解。

  宋招娣:“我不喜欢。”

  “又不是你的团长,你喜不喜欢重要么?”钟建国无语,还以为她又发现什么不对,“老马那个人有点小毛病,但带兵的能力还是有的,他们团也只有他最合适。”

  “后妈,你今天怎么不等我们?”

  大娃的声音突然传进来,宋招娣咽下亟待出口的话:“弟弟困了。你爸很累,你们看着弟弟,我去做饭,别打扰你爸休息。”

  “好的。”大娃把笔和作业本放在桌子上。二娃走向宋招娣,仰头道,“娘,我想喝麦乳精。”

  宋招娣想打人。

  钟建国乐了:“还真是有奶才是娘。”瞄宋招娣一眼,见她没生气,只是颇为无奈扯扯嘴角,“你娘做饭很快,等着吃饭。渴的话先喝点水。”

  “不喝水。”二娃嘟着嘴说,“就想喝麦乳精。”

  钟建国面无表情道:“那你就等着吃饭。”

  今天早上钟建国不在家,宋招娣一人看着仨孩子就没去副食厂买菜。厨房里也没什么菜,宋招娣把面和好就去菜园子里薅菜。

  钟大娃看到宋招娣的动作,小声嘀咕:“又做青菜。”

  “你妈在的时候天天做青菜,也没见你嫌弃。”身边有几个孩子时不时说话,钟建国睡不着也没睁开眼,“大娃,是不是不喜欢这个后妈?”

  钟大娃不假思索道:“没有!”

  “别骗爸爸。”钟建国道,“你如果不喜欢,咱们就换一个。”

  宋招娣进门就听到这一句。大娃眼角余光发现他后妈,拉着三娃的手,“弟弟,哥领你出去玩儿。”

  三娃一听出去,激动的哇哇大叫,小手指着外面。

  “真不换啊?”钟建国故意用很失望的口气问。

  钟大娃看了看面无表情,好像很生气的后妈,又看了看懒得睁开眼的亲爸,咧嘴笑道:“爸爸,你想换谁啊?”

  “医院里有个女医生,我觉得她挺不错。”钟建国道,“人温柔,长得还挺白,你后妈跟她比就是黑脸包公,听说也很会做饭。最重要的是,以后你们生病就不用去医院了,她在家就可以给你们看病。”

  钟大娃在钟建国和宋招娣跟前像个小孩子,但他确实不小了,六周岁的孩子在外面已经是个大孩子,懂得的事远比大人知道的多:“爸爸喜欢那个医生阿姨?”

  “喜欢啊。”钟建国打个哈欠,继续说,“大娃,这是最后一次机会,你如果还坚持不换,以后再不听后妈的话,爸爸也不跟你废话,直接揍人。”

  钟大娃看了看脸上依旧没什么表情的宋招娣,拉着三娃推着二娃:“快走,快走!”

  钟建国心想,走了好,终于能睡一会儿。耳朵一痛,迷迷瞪瞪的脑袋瞬间清醒,猛地睁开眼,“宋,宋——”

  “送我走?”宋招娣似笑非笑地问。

  钟建国不顾耳朵在“敌人”手中,转向另一边,长椅上哪还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