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9、自立挨揍(1/2)

加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上一章了解一下,谢谢大家的支持,今天日万啦??ヽ°▽°ノ?

  自立的脸刷一下红了:“我宿舍挺大, 有卧室有客厅有厨房还有书房。”

  “假如你爷爷走了, 你休假回帝都,是住招待所还是直接住你丈母娘家里?”宋招娣不等他和肖蕴开口,又说,“你们总不能每次回去都去肖家吧?”

  “据我所知,肖蕴的弟弟一家和你岳父岳母,还有肖蕴的爷爷住一块。肖家还有保姆、警卫员以及勤务员,加上你俩, 你们不觉得挤吗?”

  更生:“不挤,只是不大方便。对吧?哥。”

  自立挠头:“我没考虑到这一点。”

  “是我们考虑不周,宋老师, 我们听您的。”肖蕴开口说。

  宋招娣:“你们不要嫌我唠叨。你们工作忙, 想省事,我能理解。但结婚是一辈子的大事。对你俩来说一辈子就这么一次, 咱们有条件办的更好, 就要好好办,也省得以后后悔。”

  “不会后悔的。”自立道。

  宋招娣板着脸:“再说一遍!?”

  “我们听娘的。”自立连忙说。

  宋招娣:“二娃, 帝都的房子贵吗?”

  “别的地方我不知道,亚运村附近一套房最多两万。”二娃道, “地方稍微偏一点, 一万五也能拿下来。”

  宋招娣转向自立:“你和肖蕴手上有多少钱?”

  “娘想让我们买房子?”自立道, “我们单位分房。”

  二娃:“自立哥,还没懂娘的意思?娘的意思是,你们休息的时候, 想出来逛逛,有自己的房子,就不用回单位,也不用去紫腾院了。在外面有房,也能请朋友过去玩玩。去你单位和紫腾院都不方便吧?”

  “我有一万多一点。”肖蕴道。

  自立说:“我差不多有一万五。”

  “以前二娃办厂用你的钱,当初说好的还你一倍。”宋招娣道,“后来二娃给我五千,我帮你存银行里了。静静和振兴,振刚和薛琪结婚的时候,我给他们每家两千,算在一起,我这里有你七千块钱。二娃,三万块钱能在五道口买一处像样的商品房吗?”

  二娃:“肯定能。”

  “那你们到帝都看一下,回头拍照片给我,我这边放假就去给你们买。”宋招娣道,“想装修成什么样的,也打电话告诉我。”

  自立忙说:“娘,我们自己买就行了。”

  “我去吧。”二娃道,“娘,这么冷的天,您就别到处跑了。”

  肖蕴:“你工作挺忙的——”

  “不单单是为了你们。”二娃道,“我打算搁帝都开专卖店,已经请朋友帮我找几处店面,要不是等你们回来,我现在已经去帝都了。”

  振兴忙问:“我记得你去年已经搁申城和帝都各开一家,怎么还开?”

  “市场需要,我也没办法。”二娃说的很无奈。振兴想揍他。没容振兴动手,二娃转向自立,“你们什么时候回去?我跟你们一块走。”

  自立:“我们请一周假,还有六天时间。”

  “这么长时间,那肖蕴,我给你妈打个电话,问问她什么时候有时间,看看这次能不能把你们的事定下来。”宋招娣说着话再次拿起话筒。

  肖蕴戳两下自立的腿,扭头看着他,你养母怎么说风就是雨?

  自立笑笑,拍拍她的手:“娘,会不会太赶?”

  “不赶。”宋招娣道,“订婚需要的东西,到帝都都能买到。再说又不是结婚,也不用请客,我和你爷爷带着东西去肖蕴家吃一顿饭的事,没你们想的那么麻烦。”

  振兴点头:“特简单。当初我和老师去静静娘家,来回才三天。去薛琪娘家更省事,当天下午,我们就坐飞机回来了。结婚的时候,你们怕麻烦,就只请近亲。去年振刚结婚,咱们家总共才开六桌。”

  “紫腾院不方便摆酒,到时候搁饭店里办。”宋招娣道,“要不是咱们岛上的饭店,做的饭还没有振刚和振兴做的好吃,去年振刚结婚就搁饭店里办了。”

  二娃:“定好婚期,告诉我一声。我送你一套西装,送嫂子一套婚纱。”

  “你还会做婚纱?”柳静静问。

  二娃摇头:“不会。正因为不会,我晕外国的飞机,还特意跑到外国待半个月,专门研究外国的婚纱怎么做的。”

  “那麻烦你了。”肖蕴道。

  二娃摆摆手:“不麻烦。振刚和薛琪结婚当天穿的衣服是我做的。振兴结婚的衣服也是我做的。”

  “他厂里的衣服现在分三个档次。”更生解释跟肖蕴听,“最贵的衣服是他设计,中低端都是他徒弟设计。高端服饰,他闭关半个月就能搞好。最近这一两年多是给演员歌手设计礼服。”

  灿灿扯一下更生的胳膊:“叔叔,还有我。”

  更生楞了一下,想问,还有你什么?见灿灿看一眼二娃,顿时忍俊不禁:“对对,咱们灿灿穿的衣服,都是二叔亲手做的。”

  “小点声。”宋招娣正在拨号码。

  更生抱起灿灿,小声说:“赶明儿你大伯结婚,灿灿当小花童,叫二叔也给你做一套小西装。”

  “二叔,我也要。”灿灿捂住嘴巴说。

  二娃朝他脸上拧一把:“听话才有。”

  “我听话。”灿灿用很小的声音说。然而,他话音刚落,保姆怀里的炎炎大哭起来。

  柳静静见宋招娣在讲电话,连忙拿着小被子,裹在炎炎,抱着他出去。保姆连忙找奶粉。勤务员小杜去拿水壶。

  马灿灿皱了皱鼻子:“弟弟真烦人。”

  “你小时候也这样。”更生道。

  马灿灿:“奶奶说,我乖。婶婶说,我乖。叔叔说,我乖。”

  “你们平时上班的话,孩子谁带啊?”肖蕴怕打扰宋招娣打电话,小声问振兴。

  振兴:“我们把灿灿带去学校,保姆在家,我们上完课回来,帮保姆一起照顾炎炎。晚上是薛琪和振刚他们带。偶尔振刚休息,就是振刚和保姆在家领灿灿和炎炎。有时候更生和二娃回来也帮一把。”

  “这么多人?”肖蕴惊呼。

  振兴:“如果是灿灿,静静一人领他都不觉得累,但炎炎不一样,那孩子太能闹腾。饿了也哭,困了也哭,觉得屋里闷也哭,尿了拉了也哭。薛琪不止一次要把他扔了。”停顿片刻,继续说,“薛琪的妈怕她真把炎炎扔了,跟薛琪说,过几天就过来帮薛琪带一段时间。她妈今年退休了。”

  “幸好我们决定不要孩子。”肖蕴不禁庆幸自己有先见之明。

  宋招娣的手一抖,跟裴玉玲说一声,到帝都再聊。挂上电话,就问,“你们不要孩子?”

  “娘,您听我解释。”自立咳嗽一声,清清嗓子,“肖蕴之前一直单着,是因为和她相亲的人一听她说不想养孩子,不是不想生,就跟她说,他们不合适。

  “有一次我们聊天,她问我想不想要孩子,我说我没有信心当个好父亲。不过,她生就要,不生就不要。后来我们又聊几次,决定不要孩子。”

  宋招娣:“什么叫没有信心当个好父亲?”

  “我工作忙啊。”自立道,“我一想到我小的时候,爸经常看着我们做作业,我们高考前夕,爸天天晚上给我们讲题,而我却没法陪我的孩子,我就觉得他很可怜。生而不养,不如不生。”

  宋招娣扶额:“你知道你爸为什么催你们结婚?”

  “知道。”自立道,“爸觉得我年龄不小,应该结婚了。”

  更生笑道:“应该个鬼。爸觉得咱家阳盛阴衰,希望你们能生个女儿。”

  “爸,他……不愧是我爸。”自立很无奈,想法这么异于常人。

  更生:“名字都取好了,叫灵灵。给炎炎取名字的时候特意找的,还一个劲念叨什么钟灵毓秀,心灵手巧。我敢保证,娘要是给咱们生个妹妹,也会叫灵灵。”

  “别胡说。”宋招娣瞪一眼他,转而对自立说,“你爷爷年龄大了,你们有这个想法也别告诉他。如果他问起来,你就说肖蕴年龄大了,正调养身体,得把身体调养好才能生。”

  肖蕴忙问:“宋老师,您同意了?”

  “我为什么不同意?”宋招娣不解,见她好像很意外,“我自己都没生孩子,哪有权利管别人生不生。”

  肖蕴:“我听我妈说,你没生是因为家里小孩太多。”

  “不是。”宋招娣道,“在我们老家,女人不生孩子简直罪大恶极,我可以不在乎流言蜚语,但我爹娘会被人戳脊梁骨。可我确实不想勉强自己,才选择嫁给钟建国。并不是因为嫁给钟建国,家里孩子多,我才不生。”

  二娃点头:“娘以前说过,我可以作证。爸爸因为这事,没少跟娘叨叨。”

  “老师,如果我以前说不生孩子,你也不会催我吧?”哄好炎炎,抱着炎炎进来的柳静静好奇地问。

  宋招娣笑眯眯道:“我不会催你,振兴的妈会催你。”

  柳静静手一顿,感觉四周阴风阵阵:“老师,您别吓我。”

  “我没吓唬你。”宋招娣道,“对了,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