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钱团长很渣(1/2)

加入书签

  钱庆华没好气道:“不敢!”掉头就走。

  宋招娣无奈地笑了笑, 一边把三娃脚上半干的鞋脱下来扔到外面继续晾晒, 一边转向楼梯口:“还不下来,打算听多久?”

  “后妈,后妈,你真是太坏啦。”钟大娃跑下来, “你叫钱庆华查他爸爸,他爸爸知道了会揍他的。”

  宋招娣好奇:“你知道我叫钱庆华查什么吗?”

  “知道啊。”钟大娃道, “举起手来,我要检查。”

  宋招娣朝他鼻子上拧一把:“不是这样检查。钱庆华来咱们家的事, 你们俩不准告诉任何人,包括你爸。把你的书拿过来,我教你和二娃语文。”

  “弟弟还没睡觉。”大娃只想着玩,暂时不想学习。

  宋招娣看了一眼在她怀里乱蹦跶的小孩:“你们学的太简单, 我可以一边抱着三娃一边教你们, 不用等他睡着。不想学语文?那就从1写到100, 十一点半之前写完,我给你们做好吃的。”

  大娃脸色微变:“老师才教到十。”

  “我教过你们1到100。”宋招娣盯着大娃,“写还是不写?忘了没关系,我可以提醒你们。”

  二娃举行小手:“后妈, 我忘了。”

  “叫哥哥教你。”宋招娣真想给他一巴掌,“你俩都学会了,我明儿早上天不亮就起来去副食厂,给你们买只鸡。然后再买一斤猪肉,晌午吃饺子, 晚上吃小鸡。”

  大娃咽口口水:“拉钩!”

  宋招娣伸出手指:“老师教的也不能忘记。”

  “好!”大娃冲二娃招招手,小大人般说,“板凳搬过来,我教你数数。”

  宋招娣发现二娃不大乐意:“一人一个鸡腿。我还给你们做韭菜馅的煎饺。”

  “煎饺会比饺子好吃?”二娃连忙问。

  宋招娣:“对!”

  钟二娃舔了舔嘴唇:“后妈,今天不做吗?”

  “我说话算话,今天说不做就不做。”经过一个冬天,两小孩白了一点,吃得又比以前好,脸上长点肉,肉嘟嘟的,宋招娣看着挺高兴,也挺有成就感,是她喂胖的,“你俩乖乖听话,以后想吃什么,我都可以被你们做。”

  钟大娃连忙说:“天天吃红烧肉。”

  “我也想天天吃肉,可惜没有肉票。”宋招娣无语,“你呀,比你爸还会吃。别整天惦记着吃肉,我做的素菜也好吃。”

  钟大娃看了她一眼:“我觉得不好吃。”

  “那从明天开始,叫你爸做饭?”宋招娣问。

  钟大娃噎住,望着宋招娣,苦着脸道:“不要……”

  “我做的青菜好吃吗?”宋招娣问。

  钟大娃瘪瘪嘴,言不由衷道:“好吃,我最喜欢你做的青菜啦。可是人家今天晌午不想吃。”

  “今天不做青菜。”钟建国早朝去买一块豆腐,宋招娣打算用小葱煎豆腐。

  去年十月份,宋招娣种下两垄葱,冬天冷的时候,宋招娣找岛上的农户要一些稻草,在菜上面搭一层稻草,年底下一场小雪,又因为没上冻,她种的菜都没怎么冻死。

  年初五,立春,立春过后天气开始变暖和。无论是熬过寒冬的小葱、蒜苗、韭菜、生菜和青菜都一天一个样。

  再过些日子青菜和菠菜老了就不好吃了,宋招娣这几天每天都会炒一次青菜。若不是每天早上还有一顿鸡蛋羹,晚上还有奶粉,大娃和二娃早闹起来了。

  宋招娣估摸着大娃和二娃吃腻了青菜、菠菜和生菜,决定今儿给他们加菜。

  十一点半,大娃没能从1写到100,宋招娣也没逼他,叫他和二娃带着三娃在屋里玩,就去蒸米饭,煎豆腐,随即又用香菇、鲜笋和豆腐皮做个豆腐皮汤。

  两小孩放下碗就瘫在长椅上。

  宋招娣把吃好饭的三娃递给他俩,自己开始吃饭:“大娃,等你像林中那么大的时候得帮我洗碗,不能吃好饭就不动弹。”

  “你给我做好吃的。”钟大娃道。

  宋招娣轻笑一声:“成交。”说完,看到大娃和二娃很是高兴的模样,不由自主地想到钱庆华,“大娃,你爸如果像钱庆华的爸爸一样,把我赶回我家,重新给你们找个后妈,你愿意吗?”

  “爸爸为什么要赶你走?”钟大娃不太明白。

  宋招娣:“男人做事不管为什么,看我厌烦了就赶我走,特别任性。像钱庆华的妈妈,跟钱庆华的爸爸在一块很多很多年了,他爸爸还是要把他妈妈赶走。钱庆华还同意了。如果是你,你同意吗?”

  “他妈妈是不是犯错误了啊?”大娃有时候犯错,钟建国就会让他去门口站着,误以为和他跑去外面站着差不多。

  宋招娣:“没有犯错,他妈妈特别特别好,比我还好。所以我就担心,她那么好都会被赶出去,我以后也会被你爸爸赶出去。”

  “不会!”大娃连忙说,“我不准,我也不要别的后妈。”

  二娃连忙说:“我也不要后妈!”

  宋招娣见状颇为欣慰,无论以后会变成什么样,但她能看出来,这一刻两个小孩是发自内心的:“那个后妈长得很好看,很温柔,很会做饭,也不要?”

  “不要!”钟大娃望着宋招娣,抿嘴思索片刻,举起小拳头,“后妈,你别害怕,我爸爸赶你走,我打他。”

  宋招娣挑眉:“打得过吗?”

  “我,我长钱庆华那么高就,就能打得过。”钟大娃想了想,仿佛下了很大决心,接着说,“我以后不挑食,长高高。”

  宋招娣真乐了:“那我就天天给你们做好吃的。去楼上睡一会儿,两点起来继续写字啊。”

  “我都帮你打爸爸了,你还叫我写字?”钟大娃瞪大眼,“我们是一国的欸。”

  宋招娣嗤一声:“两码事。别想偷懒。否则明儿没有小鸡和饺子吃。”

  钟大娃哼一声,牵着弟弟的手,冲宋招娣扮个鬼脸:“后妈!”到楼上就偷摸两个奶糖,跑到林中家里偷偷摸摸塞给林中,大娃才去睡觉

  宋招娣见他鬼鬼祟祟的模样,也没追着问他去干嘛。小孩子,也应该有点自己的空间。

  下午,三娃睡觉的时候,宋招娣把她和钟建国结婚当天穿的绿色长裤和长褂拿出来。拆线,按照她的标准尺码重新裁布。

  段大嫂到钟家的时候,宋招娣正在缝裤子,布料挺新,顺口问:“做衣裳?”

  “是的。”宋招娣道,“婶子,你家的门板回头借我用一下,我打算用面糊把这些乱七八糟的布糊成一正块,给几个孩子做几双单鞋。”

  段大嫂不假思索道:“我暂时用不着,你什么时候用都行。小宋,你叫我打听的事,我打听到了。”

  “真有问题?”宋招娣前世见这种事见得多了,才第一时间想到钱团长有外心。不过,这个时代的人相对单纯的多,这里又是没什么乱七八糟杂事的军部,猜是那么猜,但她也不愿意相信部队里有那种人,连忙放下针线认真听。

  段大嫂进来的时候把闩门了,不担心有人进来:“我猜你绝对猜不到那个女人是谁。”

  “岛上单身的女人很多,我猜不到太正常了。”宋招娣笑道,“婶子,你别卖关子,就快说吧。”

  段大嫂:“副食厂的一个二十来岁收钱的姑娘。”

  “是她?”宋招娣楞了一下,摆摆手,“不可能。你一说我就知道是谁,副食厂年轻的姑娘就她一个。虽然鼻子、眼睛长得都挺好,脸型也挺好,但放在一块不好看。面相还很凶,一听她说话我就知道她不省事。

  “姚老师虽然只比你高一点点,也就一米六的样子,身形有一点点微胖,但姚老师的五官长得好,气质也好。不说话的时候慈眉善目,开口说话更是个温和的女人。跟那个姑娘是两路人,钱团长的眼光不可能这么差劲。”

  段大嫂啧一声:“小宋啊,我说你年轻不知事,没别的意思。是你还不知道,男人和女人之间的这点事,没有什么可能不可能。

  “有句老话你估计也没听说过。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男人有外心,是因为外面的女人多好?多美?不是的,他们就是为了,为了——”

  “为了寻求刺激?”宋招娣接道。

  段大嫂连连点头:“对的,就是为了刺激。”

  宋招娣仔细一想,钱团长年轻的时候,自然是想娶个各方面都不错的媳妇。到了四十多岁,也算是功成名就,不像年轻时那么在乎女人的容貌和学问,图个新鲜找个年轻的姑娘,相貌不如家里的妻子,倒也正常。毕竟女人再美,过个十年八载一样会变老:“婶子懂得真多。”

  “我跟你刘叔结婚的时候,世道还不像现在这么严,他们镇上就有好几个喜欢偷偷摸摸的男人。”段大嫂道,“军营这边好多了,不过,哪里都有不像话的男人。

  “你一开始跟我说的时候,我不敢相信,是因为什么啊,因为现在这个世道想过个安稳日子都难。小钱居然敢没事找事。简直是老寿星上吊,活的不耐烦了。”

  宋招娣:“是呀,我也挺意外。你说要是太平年代,日子过腻了,离婚就离婚。这个时代,钱团长……也不知道钱团长怎么跟他的几个孩子说的。他的那个小儿子还觉得他爸跟他妈撇清关系,他妈不会有事。”

  “你见过钱庆华了?”段大嫂问。

  宋招娣:“我找他问问。那孩子也不知道他爸在外面的事。对了,婶子,你怎么打听到的?”

  “我到了医院,找人给我开点感冒药,跟医生聊天的时候,问他们部队里的那些人来过没,医生护士都说最近没人来过。我就知道人不在医院。”段大嫂道,“回来的时候绕到副食厂,我想买点干的黄花菜。听到几个中年妇女聊天扯了一句钱团长。我多嘴问一句,这才问出来,钱团长经常去买鸡鱼肉蛋。”

  宋招娣不太懂,段大嫂是凭什么断定的:“建国也天天去买菜。”

  “小钟买了就回来。”段大嫂道,“钱团长跟小钟不一样,一条鱼能磨叽半个钟头。再说了,部队里的那些老爷们,除了小钟,没几个人买过菜。钱团长也不例外。”

  宋招娣顿时明白,当初叫钟建国洗衣服、刷碗兼买菜,他为什么还当个正经事跟她讨论:“是不是因为钱团长没买过菜,突然去买菜,副食厂的人才说他别有目的?”

  “可不是么。”段大嫂道,“好在小钱不敢太过分,平时就是找那个姑娘聊聊。副食厂的几个妇女就觉得小钱逗那姑娘玩儿,跟我说起的时候就当笑话说给我听,没人当真。要是知道小钱闹离婚,她们会吓得不轻。”

  宋招娣微微颔首:“是呀。婶子,这事先别跟刘叔说。等我明儿再去了解了解情况,我再去找刘叔说这事,省得冤枉了钱团长。”

  “你做事周到稳妥,我听你的。”段大嫂上午帮宋招娣打听事,家里的地还没收拾好,稍稍坐一会儿就起身回去了。

  没有缝纫机的年代,宋招娣只能靠手缝。以致于大娃和二娃醒来写完一百个数,宋招娣的裤子还没做好。

  晚饭后,钟建国领着三娃玩,宋招娣不用担心三娃突然醒来或者闹人,静下心来,又用半个多小时才把裤子弄好。

  在钟建国领着三个孩子上楼睡觉的时候,宋招娣给自己做两件文胸。

  揉揉酸痛的脖子,捶捶酸软的背,宋招娣到楼上就忍不住说:“钟建国,能买得到缝纫机吗?”

  “我不知道哪儿有卖,也不知道缝纫机长什么样。”钟建国说着,见宋招娣倚着门捏脖子,想了想,“过来,我帮你按按。”

  宋招娣楞了一下,明白过来,连忙问:“你会?”

  “医院去多了自然就会了。”钟建国说完,见宋招娣不动弹,挑了挑眉,“害怕?”

  宋招娣扯扯嘴角:“我怕你?钟建国,男女之间那点事,还吓不到我宋招娣。”顿了顿,“要不你把三娃抱去大娃床上,待会儿再把他抱回来?”

  “我没你这么着急。”钟建国没好气地白了她一眼,“还要不要我帮你松松筋骨?”

  宋招娣:“要,必须要!转过身,我换衣服。”

  “你不是不怕?”钟建国饶有兴趣地说。

  宋招娣轻笑一声:“我是怕你脸红的跟关公似的。你如果无所谓,那我自然也没关系。尽管看。”说着,就解开棉衣扣子。

  钟建国一动不动,目光灼灼地盯着她。

  宋招娣面不改色心不跳,脱掉棉衣就脱衬衣。

  钟建国下意识扭过头。

  “噗!”宋招娣笑喷,“钟团长,别躲啊。”

  钟建国暗骂一句,疯女人。就说,“你不怕冻感冒就继续在下面站着。”

  “我身体好着呢。”宋招娣换上睡衣,坐到钟建国对面,见他还低着头,托着下巴打量他,笑眯眯的问,“钟团长,咱俩到底谁才是二婚头?瞧你这个样子,不知真相的还以为我带着三个孩子嫁给你呢。”

  钟建国抬起头,见她穿的很规矩,冷笑一声:“宋招娣,我答应过你不打女人,你如果一而再再而三故意气我,我不敢保证还能忍多久。”

  “小气鬼,不就说你两句么。”宋招娣转身趴在床上,“肩膀、脖子和腰都帮我捏捏捶捶。”

  钟建国的手放到她肩膀上,一顿:“宋招娣,你就穿一件衬衣!?”

  “不然我穿什么?总不能把棉袄穿上睡觉。”宋招娣扭头看一眼,很奇怪,“整个冬天我都是这么穿,你又不是今天才知道,做什么大惊小怪。”

  钟建国深吸一口气,咬牙道:“你没穿内衣。”

  “睡觉穿内衣?”宋招娣皱眉,不明白,“那么勒人,你叫我穿着它睡觉?钟建国,你是认真的,还是故意找茬?”

  钟建国盯着宋招娣,见她不像是在演戏,仔细回想一番,发现宋招娣睡觉的时候好像真没穿过内衣,顿时不知道该说什么:“你这个女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