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百四十七爱管闲事(1/2)

加入书签

  “哈哈,金丞相何苦用言激老夫,老夫现在不过是一介平民,金丞相既然肯屈尊,便是老夫无上的荣耀,金丞相请!”

  蔡元明笑道,心中却因金隆运的话反而坦然了许多。

  待两人入内分主宾坐定后,蔡元明与金隆运皆没有立刻出声,仿佛都在等对方先开口。

  “看先生气定神闲的样子,难道先生真已得那活神仙的真传,早已算到本相会到访?”

  金隆运到底行开了口,他的到来,蔡元明并没有像他想象中的那样尴尬,这多少让金隆运有些失望。

  “老夫做事无愧于心,物来则应,气定神闲难道不是很正常。”蔡元明哈哈大笑一志说道。

  “哦,看来瑞朝那位多疑的皇帝对先生还是很信任的。”

  金隆运笑道。

  “皇上圣明,定然不会被一些幼稚的小把戏所迷惑。”蔡元明回道。

  “哈哈,有些时候,越是幼稚的把戏越能迷惑人,特别是那些自以为聪明的人!若不然,你口中圣明的皇帝,当年也不会逼死自己的妃子,逼走自己的儿子。嗯,对了,听说他前些年又逼死了自己的爱子。”

  说到这里,金隆运又故意停顿了一会,才又用极低的声音说道“难道先生认为你自己比他的儿子更领他信任?蔡先生对瑞朝的皇帝高看了!”

  “所以金丞相您来到寒舍只是为了让圣上怀疑老夫?您啊,堂堂一国之相,竟做这样的事,实在是高看了老夫!”

  蔡元明笑道。

  “先生果然像传闻中的那样洒脱不拘,隆运佩服!”

  金隆运敛去笑容正色说道。

  “金丞相过誉了,若是您就是为了来看看老夫是何样之人,目的已达到,老夫便送客了。”蔡元明见金隆运突然正色,心中就有种不妙的感觉。

  有时候,不怕别人看不起自己,就怕别人突然看得起自己,蔡元明今日在皇宫被瑞帝折腾了一天,已是疲惫不堪,可不想再被契丹的丞相接着折腾,所以很是警觉的起身送客。

  “蔡先生此言差矣,隆运此来绝非是来试探先生的,是而明事相求。”

  金隆运并没有理会蔡元明端茶的动作,稳稳的坐在那里说道。

  蔡元明一听,更是头痛,强笑说道“老夫只是一介平民,契丹的事老夫不想管,也管不了。”

  “这事蔡先生一定会管,而且一定管得了。”金隆运笃定的说道。

  “为何?”

  “因为先生是一个爱多管闲事之人。”金隆运说道。

  蔡元明听了,愣了愣,而后也只得苦笑。

  蔡元明确实是一个爱多管闲事之人,这也是他师父白云先生对他的评价。

  当时,蔡元明问白云先生为何会选他为徒,白云先生给出的答案就是因为他对这个世界充满热情,言下之意是他爱管闲事。

  爱管闲事的人,往往越管事越多,比如现在的蔡元明,管了蜀州的闲事,契丹的闲事就找上门来了。

  “哎,老夫真是一个天戮之民,天生劳苦命也。”蔡元明无奈的叹道。

  “在这尘世之中,又有谁不是天戮之民?像尊师那样的逍遥尘世之的活神仙,整个天下也就他一人也。”

  金隆运苦笑道。

  在这人世间中,上到尊贵的君主,下到贫贱的乞丐,又有哪一个不是深陷名利是非欲望之中,苦苦挣扎,而不得解脱。

  “看来金丞相也深知其苦,又何苦还要拉老夫入那泥潭?”蔡元明黯然说道。

  “呵呵,蔡先生一直都在泥潭之中,又何需隆运来拉。”金隆运笑道。

  道理人人都懂,可是世人仍然像中了毒似的,对那泥潭趋之若鹜,自愿身入泥潭,在里面演尽悲欢离和,而不自知。

  “只是如今皇上英明果决,凡事自有决断,老夫恐怕是帮不了丞相了。”蔡元明叹声说道。

  “哈哈,先生此言差矣,阴阳互生的道理,先生比隆运恐是更懂,这世间没有摩擦就没有进步,就算是英明果决的皇帝也得守此理。更何况先生并非帮我契丹,而是在帮天下苍生。”

  金隆运说道。

  “天下苍生?”

  蔡元明听着有些耳熟

  当初蔡元明劝蜀州少主归瑞朝,便是为了天下苍生。

  而今,一个契丹人竟也拿天下苍生来劝说他。

  “若瑞朝皇帝定要对我契丹不依不饶,那我契丹人也不会惜生,对瑞朝也会不死不休!”

  金隆运斩钉截铁的说道,听得蔡元明头皮发麻。

  “那也是瑞朝与契丹的事,再都者天道轮回,欠下的债总要还的,皇上若真要与契丹战到底,那也是无可厚非的。”

  蔡元明幽幽的说道。

  “契丹这些年,一直被瑞朝压迫,我们的皇子也一直在瑞朝为质,这十多年来,契丹该还的已经还够了。”

  金隆运说道。

  “如今有未还够,并不是金丞相说了算的。”

  蔡元明叹声说道。

  “那就请蔡先生帮本相带句话给瑞朝的皇帝,看他是想要江山稳固,还是想要契丹还债。”金隆运冷笑一声说道。

  “这有关系吗?”金隆运说此话时有些心虚。

  “若是瑞朝与契丹继续战下云,我契丹自然有可能亡国,不过瑞朝怕也不好受,蔡先生难道忘了当年汉武帝的事?”

  金隆运说道。

  “情势不一样,如今势在瑞朝,而契丹早已是昨日黄花。”蔡元明豪不客气的说道。

  “那又如何,蔡先生别忘了,我契丹人还有你们口中所说的所有蛮夷之人从来不是你们皇帝的帝人。”

  金隆运冷笑着说道。

  “丞相说笑了,目前除了你们,还有谁?”蔡元明问道。

  “你们的皇帝清楚,若是不清楚,他便不会巴巴的从金陵跑到幽州来了。”

  “那还不是因为你们!”蔡元明想也不想的答道。

  “当然因为有我们,你们的皇帝真的得感谢契丹,给了他迁都的理由。”

  “你以为瑞朝的让光伏拼命真的是为了守国门,或是为了移风移俗才迁都咱们的南京的?”

  金隆运冷冷的说道。

  “难道不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