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四章 证实(1/3)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夏子寒看了濮阳洛一眼,发现他睡眼迷离,精神明显不在状态,当即判定他是在梦游状态,侧身避开他,并不打算理会。

          脚未动,就感觉一根细小的藤蔓缠住了自己的脚踝,神经有一瞬间传来麻痹的感觉,夏子寒侧脸看着濮阳洛的眼眸中闪烁着微弱蓝光。

          梦游状态还会攻击人?条件反射般的想要使力震开脚踝上的藤蔓,潜意识里却有一个声音在提醒自己不可以这么做,否则会发生不好的事情。

          抬头迎上濮阳洛依然惺忪的睡眼,夏子寒转动了一下眼珠,心念一动,晨安澜就魔术一般出现在了濮阳洛身后。单手搭在他肩膀上,白光乍起,濮阳洛便瘫软在地,被晨安澜扶住带到沙发上躺下。

          “速度不错。”夏子寒丢下一句话,往楼上走去。

          “我也很想问那个问题。”晨安澜看着陷入睡眠中的濮阳洛,背对着夏子寒问道。

          没有停下脚步,夏子寒就像是没有听到一样推开自己的房门,却又在关门的一瞬间回答道。

          “谁知道,反正我不知道。”

          将濮阳洛送回房间,晨安澜站在夏子寒的房门口犹豫不决。

          hylas的那句话实在让他不得不多想,更何况这个神出鬼没的hylas也是以前夏子寒有过交集的人之一。

          太多的巧合发生在同一个人身上,很难让人信服,这些巧合真的就只是巧合而已。

          他受不了这种不断猜测的煎熬,只有想法办法证实,就算最后证实下来不是他所想要的,也可以让他彻底死心,而不是每次绝望之后,有在心中保存着那仅剩的一丝侥幸。

          可是这个梦的态度和性格实在不好应对,稍不注意就会吃闭门羹,他又该怎么去证实自己想要证实的猜测?

          就在晨安澜犹豫纠结的时候,夏子寒的房门开了,冷冷扫了晨安澜一眼,转身一言不发地继续回到床上靠坐着。

          见她这样,晨安澜也不客气,跟着进屋靠在窗边看着闭眼假寐的夏子寒。

          两人就这样沉默着,时间长得晨安澜都快以为夏子寒睡着了,最后还是没能沉住气。

          “梦,虽然这有些唐突,但是你也是因为想知道才开门的不是吗?既然这样,把那枚尾戒打开让我看一下吧。”

          “仅凭一枚尾戒就能证实你的想法?未免太草率。”夏子寒嘴上这么说着,却还是将尾戒解开扔给了晨安澜。“随便看,反正我也不知道里面到底有什么,不过,别随意拿出来。”

          “谢谢。”接过尾戒,晨安澜将自己的意识潜入尾戒之中,片刻之后,意味不明地将尾戒还给夏子寒。“我记得你说过,这是你师傅给你的,你的师傅有没有提过有关于这尾戒的事?”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