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64章(1/3)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你想要我怎么说,你想用什么方法让孔慈说?”“魔”咯咯一笑。@樂@文@小@说|

          秦霜也一笑,笑容不达眼底:“我不知道,你告诉我?”

          对视中,还是“魔”先转开了眼,那双紫眸,有无数危险的传闻。而最广为所知的是,那双眼带着神魔也无法解除的诅咒,会让所有者残碎痛苦,生也若死,而被它所注视的,同样无可逃脱,无法察觉中,已身陷地狱……

          “孔慈,除了曾是你的,后来是他们的,侍婢,除了是黑瞳这一生的寄生体……”“魔”还是徐徐道来。

          他人转述,总是不及亲身体验。黑瞳、魔娘描述再多,又何如面对之际的鲜明深刻!

          惟有不言不笑,才会叫人觉得她们的容颜相似。而一开口,那种平平常常的语气,是习惯了想做,就自有办法,不需要刻意强调,也不在乎别人信或不信。叫人不敢轻言质疑的强大,超乎了身体限制,就算是在二十岁就无敌天下随后孜孜以求千秋万代独霸神州的“神”身上也略逊一筹。

          虽由人为,终是天开!

          耗费了“神”无穷心血同样也一手将他推入毁灭的结晶,就这样站在她之前,让她殚精竭虑,也不自觉避其锋芒。

          “她的真正身份,其实是——”

          “寻常人!”

          像是揭晓惊天之秘的凝重语气,落出这样三个字,足叫人愣在当场,完全不明所以。

          “魔”含笑叹息:“凡人,再普通不过的女孩子!”

          “除此,你以为,还能有什么?”

          “她的遭遇,不过是一个悲伤的故事,不幸,也是载浮载沉在这人世中。你又想要知道什么?事实上,我和黑瞳迄今虽一直在利用孔慈,也希望这可怜女孩,命途能够幸福一点。而你,纵不同情她,也不必非要挖开她的伤口,给她增添更多痛苦……”

          这希望是出自衷肠,还是虚情假意,甚或是一个巧妙编织的圈套,不应当前,也告未来?

          “以后,也是,寻常人?”步惊云蓦然开口。

          “魔”眼眸轻微一转,似是一愣,继而徐徐朝步惊云一瞟,诡谲一笑:“不愧是不哭死神!这个问题可真是一针见血!”

          是什么让一个人与另一个人不同?呱呱坠地的时候,谁就能断出这个人未来一生?小时聪慧,大时了了的不知凡几。而平庸半生,突然绽出异样光彩的也非是罕见。不寻常也可能是自寻常中来,不同的遭遇,不同的选择,累积起来,或许某天就是脱胎换骨,叫人刮目相看!

          过去是天下会中无数卑微侍婢中一员的孔慈,在这种匪夷所思绝非寻常人会遇见的经历之后,她可还会一如既往,没有一点改变?

          何况,孔慈的过往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悲伤故事,又是谁造就了她的悲伤,那般狠心地伤害一个小女孩,以至让她失去八岁之前记忆?此中,究竟有何不足为外人道的苦衷与遭遇?这所有的一切,“魔”完全含糊其辞,没有一分说明,无怪步惊云感觉疑惑。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