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29第二百二十六章 救出帕里斯通(1/7)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又是新的一天,赛璐璐照例坐在餐桌上,抱着一片苹果片小口小口地啃着,电视里的早间8点新闻,还在继续跟踪报道扎鲁特事件,穿着一身精干职业套装的女主播宣布自由人权组织和猎人协会的联合调查小组已经于昨日深夜抵达杰卡安达,在采访了人权组织的其中一位工作人员后,对方表示他们此行是兵分两路,一部分直接去了利里维亚共和国首都进行交涉,看是否能从官方途径得到正式许可的搜查令,他们则是作为前线部队,将会和猎人协会的职业猎人一起,先从视频提到的海底牢笼开始调查。

          “水下作业将在一小时后举行,对此扎鲁特市长并没有予以任何回应,本台将在之后对猎人协会的调查进行实况转播,敬请留意稍后的特别节目——新闻观察与发现。”女主播公式化地播报完毕,开始下一条新闻。

          库洛洛关掉了电视,看着似乎在发呆的赛璐璐问。“在想些什么?”

          “如果我现在能变回原样,那之后的实况转播时,就是掀翻海底将牢笼暴露在全世界前的最好时机了。”赛璐璐看着自己这不给力的小手小脚,一脸郁闷地道。

          “这难道不是因为你冲动不经大脑造成的结果吗?”库洛洛淡定微笑,毒舌道,看少女沮丧的样子,他不急不缓继续道。

          “你也不要太过小看猎人协会,虽然或许比不上你在海中的力量,但要找到一个海底牢笼还是轻而易举的事,你掀翻海底得到的也不过是同样的结果,但却有可能使焦点偏移,让全世界的眼光不是集中在海底牢笼本身,而是探究究竟是什么力量,什么人能够将整个海底掀翻,这就是本末倒置了不是吗?”

          赛璐璐一惊,可仔细想想,还真是这么一回事。“对,你说的没错,是我想岔了。”

          “其实,事情到了现在这个地步,扎鲁特的覆灭不过是时间问题,你碰到的所有麻烦,也会自然而然随之迎刃而解。”帕里斯通的连环计划很完备,即使赛璐璐什么都不做,也不会有任何问题,她插手不过是让事情可以部分加速而已。

          赛璐璐对此也认同。“我知道,所以我现在只是想救出希尔先生就好。”

          “那么,看看今天人权组织、猎人协会和扎鲁特周旋的结果吧,如果顺利,今晚动手也不是不可以。”库洛洛不温不火道。

          “嗯。”赛璐璐满脸慎重应道。

          一小时后,新闻特别节目开始了,却是直接从直升机上开始的航拍角度,十几架分别隶属于猎人协会和各大媒体的直升机低空盘旋在波涛汹涌的大海上,前方就是绿意盎然绵延起伏的山崖,因为地理位置的特殊,海底牢笼的正上方海域方圆几百米之内都没有沙滩,只有一条修筑在高高山崖上的沿海公路,从这里下去探查一是不方便,第二却是因为作业的进行,需要封闭一半的公路,但主播从猎人协会发言人裘迪·美丽小姐处得知,公路封闭一事以不可以影响主干道交通一由直接被市政府给拒绝了,主播在新闻里表示这到底真是出于上述理由还是不可告知的其他原因,暂时无从得知,但因此,猎人协会不得不采取直接在海面上作业这一方案,而自发前来围观的各色人群和各大新闻媒体,也因为堵塞交通,非法占用机动车道这个理由而被之后闻讯而来的警察团体驱散了。

          从电视里可以看出,一些高举着‘查明真相、还我亲人’标语牌,明显是受害者家属的人们并不愿意走,甚至一些情绪激动的还和警察发生了肢体冲突,但因为新闻媒体就在旁边的关系,倒没有被强行镇压,但也陷入了僵持状态,最后双方互相妥协,被允许在公路边上的一个内侧休息区聚集等待消息。

          正如库洛洛所说的,猎人协会的人的确有两把刷子,虽然也遇到了一些困难,花了不少时间,但最终,一个猎人还是通过水下实时摄像仪将海面下的巨大牢笼确证给了全世界看,当结果得到证实,众人的愤怒再也无法掩饰,人群开始自发地前往扎鲁特庄园,不只是受害者家属,也包括一般市民,而新闻媒体也跟着转移阵地,扎鲁特庄园再次被围的水泄不通。

          猎人协会和自由人权组织也在之后不久到达,直接表示了要求扎鲁特立刻返回,并且马上开放庄园,允许搜查这一要求。

          扎鲁特闻讯匆匆抵达后,却是完全不发一言,摆脱了人群后,就躲进了庄园,然后再也没声音了。

          猎人协会现场负责人劳纳德和裘迪·美丽在严正通告几次得不到答复后,又联系另一波前往利里维亚共和国首都的人员查询是否得到搜查令,却被告知政府在扯皮推诿,说要研究研究,看着竟是打算有意拖延,裘迪直接在直播新闻里痛斥利里维亚共和国上下坑壑一气,意欲包庇扎鲁特,而扎鲁特的不回应更是为了拖延时间,掩盖证据,为了不至于迟则生变,他们将在之后突入扎鲁特庄园,至于随之而产生的各项争议,她作为猎人协会副会长秘书愿意一力承担。

          裘迪的强硬发言让受害者家属激动的热泪盈眶,纷纷表示支持,却让新闻媒体惊讶不已,不少时事评论家在之后纷纷发言,提出了各种意见,赞同有之,反对却也不少。

          “猎人协会如此强硬,实属少见,但这会引发很多问题,没有得到正式许可搜查令,这算是擅闯民宅,扎鲁特完全有权利进行自卫反击,而且,猎人协会并不属于任何政治团体,却直接干预他国政事,这就程序上来说,也是存有疑义的,我认为,应该通过合法手段,提交v5理事会进行仲裁解决·······”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