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心不足蛇吞象3(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郑道友。`乐`文`小说`∈♀,”寂静之中,偏那先前还追着郑莞的男修望着半跪的郑莞小声叫道,一阵声打破平静,自然吸引了一众的目光。

          实则众人也是好奇,这魔姬郑莞这般一动不动究竟是怎么了?盖蝶既喊什么缚身令,若功用如其名,那应该是捆缚住身体的法术,只是不曾想这法术竟然如此厉害,能让郑莞这等有能耐的修士摔成这般惨。

          便在此刻,那不动的身影猛然间却了动,那修长白晳得近乎于要透明的手指忽然动了起来,一根、两根、三根、四根,然后猛地握成拳,又慢慢垂落,手指又一根一根的散开。

          那个身体稍后坐到了地上,然后闭眼盘膝静坐,忽有一时,又睁眼四顾,目光却是丝毫不起波澜。

          盖蝶却是微不可察地皱了眉,她借郑莞立威,本是已达了目的。这缚身令简乃是丹青教之秘宝,据百里鹃所言,即便是元婴修士,也能缚其身形难以动弹有个片刻时间。可为何郑莞竟还能动?

          而且,她的心底隐隐升起一种恐惧,那双没有丝毫情绪、不为任何所动的眼睛似乎正在看着什么她感觉不到的东西,似乎在窥探这缚身令的真机——连叶颂清叶师叔、画符圣手百里昆也参不透的玄秘真机。

          她的猜测倘若是真,这种才能真真令人恐惧,比任何实力都可怕!

          盖蝶将这一种顾虑放在心底,然后瞥见郑莞那双眸子此刻正透着清冷。虽是同一双眸子,感觉却已与先前的无悲无喜不同,这时的感觉恰是记忆中郑莞留给她的感觉。

          她略有疑惑。自虚空中缓步而下,“郑道友,还劳你在此缚身令中多待上一段时间!”声音中不乏肃然。

          郑莞望着四周残垣与周遭围观的修士,脑海中记起了本尊留给她的记忆。本尊闹了个烂摊子,却留给她收拾来着,也不知道本尊刚刚感悟到了什么,居然比对那防御罩及黑烟更感兴趣。竟抛下这些全力推演去了。

          郑莞感觉到四周无穷的压力不断挤压着自己的身体,直欲将自己压扁压成肉饼,但体内的灵力及神秘红色符纹中蕴含的力量竟在抵抗这种压力。

          令郑莞觉得奇怪的是。那红色的符纹此次并没有直接现于皮肤之上,而是出现在她的感知之中,陷于皮肤之下,肉眼并不能看见。可刚刚那会儿断臂重生时红色符纹又肉眼可见显于皮肤之上。红色符纹无疑是她的一个保护伞。她能否被瞧见或许与外界威胁的大小有关。

          不过此记得最令郑莞头大的还是本尊展现了断臂重生的景象,也不知道会惹来多少麻烦。但一心向道,对万事都展现溯本求源的好奇心、窥探心、论证心,才是本尊的本性,设定如此,郑莞只觉无可奈何。可不管本尊干了什么事,都是郑莞整体中的一部分。

          眼下情况,郑莞自然知道盖蝶本意。她倒并不是有心为难于自己,于是便只点了点头。也不说要从这缚身令中出来。既然本尊对这缚身令这么感兴趣,郑莞也是细细观察了片刻,却并不能看出什么明堂来,便只放弃,从而想起了刚刚发生的一切:那乐音为何会使自己而心神不宁,使得本尊被迫苏醒?相思镯会何为发热?红色符纹在那时为何出现,并与水躯出现融合的迹象,那种给她守护感觉的守护之力又是因何缘由?

          这些问题根本毫无思绪,郑莞只得暂时放下,转尔又想到了羊桃,她似乎是与尘国公主帝鸳鸯有渊源,不然那时也就不会现出那般急切的表情了。

          尘国公主帝鸳鸯,郑莞在心底默念了几遍这个名字,心里依稀觉得事情或许与这个有关,而心情也因此莫名有些沉重。

          “郑道友,你还好吧?”面前忽然坐下来一个,关切地问道,正是那长了头发正一脸清秀俊朗的清貌圣僧。

          郑莞微点了下头,身体在缚身令的作用下每动了一次都会消耗一部分她原本就稀少的灵力。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