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尾声(1/3)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旷野之下,山林密布的深处,月已高悬天际,月下一方简陋屋舍里,灯火依旧不曾湮灭。有人从长久的昏迷中转醒,脑袋昏昏沉沉,已经入了夜,原本以为必死无疑,睁开眼,却瞧见了窗外零星几颗孤星,衬托着广阔的苍穹。

          熟悉又陌生的女子正低着头,不紧不慢地调制药物,每一味药材,多一分,少一分,比例稍有差池,皆会产生全然不同的效果,最坏的可能,便是丢失一条人命。

          这多么可惜,亦并非一件容易的事。

          她偶尔微微蹙起那好看的眉头,似是因在思考着什么而感到困惑,那份认真,偶尔察之,不论初衷为何,总能令人徒生感动。张敏之哑着嗓子要开口说话,那只秀丽的手移开汤匙,捂在他唇上,“先不要说话。”

          轻言细语,他便乖乖闭了嘴,伊人倩影依旧,宛若画中仙姿。他隐约知晓自己身负家中责任,也隐约知晓定水镇定然发生了难以想象的变故,可眼下,他实在是太累了,无论是晕眩的头,还是时而模糊时而清晰的视线,都令他无法冷静地思考。

          眼前的姑娘举手投足都令人魂牵梦萦,洛阳城外的惊鸿一瞥,至今仍然念念不忘,相处几日,那份惊艳竟然没有丝毫的淡去。

          所以古人曾说,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剑笙说她蛇蝎美人,美人必然就恶毒如蛇蝎么?

          “张公子可还有什么未了的心愿?”花瑶突然开口了,声音柔柔似水,缱绻旖旎,将脑袋昏沉的人一下子拉回了现实。

          张敏之仅错愕了片刻,随即心中酸涩,暗暗道:我果真快死了。

          “我会尽力而为的。”她偏过头来,微微一笑,“张公子安心便是了。”

          张敏之道:“那你为何……”

          “只怕万一。”花瑶柔声道,“万一没有法子将这毒给治好,我也会很困扰的。”她轻声说着,眼里带上了淡淡的惆怅――风浅已经离开,眼下只有她和张敏之二人,接下来所有的时间里,她的心思也只能放在这个人身上了。

          她起身回到咕咕冒烟的灶火旁,动作不紧不慢,不乏仔细认真,煽了煽腾腾冒出的热气,一股浓重的药味随之而来,倒水的声音在寂静的屋内甚是清晰,哗啦啦,哗啦啦。

          张敏之愣着神时,花瑶已经捧了一碗药水过来,轻声说道:“我喂你喝吧。”

          他稍微坐起身,身上有几处磕碰,手也因为中毒而显出不大正常的色泽,因身体的疼痛,他无法自控地咳嗽了一声,想说自己来,可是刚刚抬起的手,又因颓力而垂了下去。

          “眼下无论喝水吃药,还是穿衣行走,张公子恐怕都有些不便。”花瑶将滚烫的药水吹了吹,递到了他的身前。

          望着花瑶柔柔似水的眼睛,张敏之几乎失了言,不敢置信她会这般服侍照顾他,竟比家中丫环还来得体贴周到。直到一碗药水喝尽了,花瑶还从衣间拿出绣帕,将他嘴角的药渍一点点擦干。他大为动容,终于不自觉握住她的手,哑声道:“瑶儿姑娘,我……”

          “这药后劲大,张公子好好休息。”她冲他温柔一笑,便抽出自己的手,起身离开了。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