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邪魔掠美录】第二章 母亲婉拒王平,王平淫虐女眷群交,虐待,凌辱,重口(1/4)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拉倒底部可以下载安卓App,不怕网址被屏蔽了

          作者:你要跳舞吗

          字数:9129

          20210915

          王家氛凝滞如封冻的寒冬当中混着淡淡的哼声光微现原来是王平缩在怀中一手抓另一手游至稍稍凸起的心不住捏、动惹得周清婉这样一个凶也面颊飞红双手抱住子的白的双在主座相互磨蹭

          座有一听了这声音忍不住抬查看却被周清婉注意到一抬手便将其颅削去流三尺溅到众物令他们更低几磕跪拜不敢有所动作了直至王平伸手解开周清婉罗她离的双眼才变得清澈轻轻住子的手眉目间的凶戾消失不见而是带着哀求:“子我们是子不可以行合之事你如果当真想要为你多找几个过来任你玩”

          王平也知不可之过急只是直盯着盯到她面不自在微微别过去手抓扶手才偏着说道:“你不是跟孩说什么都依孩的吗?为何如今又了悔?”他的眼神之中藏着无尽的念仿佛不把周清婉当成而是雌

          周清婉听了这话心中愧意无穷眼神颤动红咬都渗出了在做着剧烈的挣扎红绣鞋内的脚抓地又松开如此复着正当她定决心想要答应心的子的要求时王平出了声:“那孩不与合但是要听孩的话”他并非是不想得到这美丽的只是觉着自己慢慢调教让她逐渐屈服于沦为自己的狗会更有意思想着他搓了搓自己的手指留着的痕说明也有感觉有成为奴的潜质

          见子如此谅自己不由展颜而笑笑容明媚如雨后虹光她素手了子的眼神柔说道:“子乖这就为你去追回那几来”说罢她抱着子转将其轻缓地放在座位之为他了服的褶皱才看向王家众俏脸含霜声音清冷:“一群废物听好我子的话了把你们家中眷都带地牢中去敢有不从的话便如这具断尸这次再让平出事我必然剥了你们的皮将你们挂在长杆之晒成尸!千万个你们都比不过我的平!”

          说完她不去看冒着冷汗颤抖的众而是继续走到王平边轻声说着:“平方才是事不利让你了惊吓这次一定准备周全确保你万无一失”她无风而动秀发飘起在王平脸一把长刀从空中浮现这刀纹着龙刀刃细薄如纸通莹莹发光被召出来之时嗡嗡作响散出浓浓的腥仿佛常年浸泡于海之中凶恶有灵

          周清婉轻刀片刻开道:“我将你留在子边他便是你主你待他如待我一旦有所不测一定要全护持刀在在!”长刀摆动几像是点而后飘到王平侧光绽放将王平丑陋的面映得更加狰狞

          仅仅是这样周清婉还是不放心刚才王平遇袭让她尽惊吓不住指责自己因而她又腾空而起悬在空之中凝着脸青葱的手指在空之中勒出道道符文符文凝练聚在空中久久不散经由勒之后形成一道玄奥复杂的阵阵中浮现巨石虚影在周清婉挥手之阵法扩散开来铺落而分而镇守在王家的草木建筑之中当做阵脚而巨石石心则坐落王平牢牢跟随异常坚固只有以神识看去才能察觉到淡淡的土流光环绕在整个王家四周

          这便是磐石阵以整个王家为凭依而布可以吸收空中的土灵补充自损耗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愈发强一旦有来需得先破灵再将王家整个毁灭才能让阵眼露出伤到刀护佑的王平真有那时周婉清早已赶来再不济也能将子安稳带走一番布置后周婉清才安心来松了落在王平前再度凝视他一番仔细叮嘱了:“子去去就来一定要注意安全”而后翩然一笑露出洁白的皓齿袖摆动间便化作一道红光飘然而去她心有不舍走得净利落想要早去早回

          鼻间淡淡的香风残余心念着自己的已然离去王平眼中的一抹柔不再转为浓重的邪恶他俯视着跪倒的众开道:“诸位把你们的眷都带来让我好好享用哈哈哈哈”他现在只想要好好虐一番释放心中火

          底见周婉清离去王平又是在他们的看护长的为平庸无奇沉声一位德高望重、急躁的长老不说道:“平这次是我们护持不当让你了惊吓可是罪不及家你还是放过我们吧!”他目光灼灼觉着自己姿态已经放得极低有把说服王平周围的也抬了都是面含希望求原谅

          可王平只是一笑残忍地说着:“看来你们还是不懂现在谁才是你们的主你们现在没有讨价还价的份有的只是服从!”说罢他心念一动侧刀一闪便将那长老劈成两半剁成沫模糊惨不忍睹染红了地面溅而出洒落到这些的脸腥十足这一杀儆猴令王家众不敢有所异议而是面复杂双战战纷纷领命告退了

          独留王平一与两具无收敛的尸在王家客厅之中清风拂过送出的却是鼻的腥与王平恶鬼般的笑声形同鬼域

          吴梓童察觉到地牢的动静又见丈急匆匆出了家门眉微蹙坐立不安地在家中等待丈的归来王紫兰却面轻松手拿着阵法典籍细细翻看宽道:“放心啦方家都已落王家掌控之中家族还有那贼的坐镇能出什么事?”她与王平有过嫌隙因而称呼轻蔑

          吴梓童却不这样认为回道:“我眼皮跳动总有不安感觉这件事应当没有怎么简单而且王平十分凶虽然帮了我王家但终究是外如果真有歹心我们也难以逃”

          两正闲谈着王家族长王寻拖着疲惫的步伐眼神游移落到了家门袍迹斑斑颇为狼狈丈归来吴梓童赶迎了去纤手伸出温柔地帮他理了理物见他的迹面变换子一颤担心地说道:“君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