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 102 部分阅读(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今晚的战斗已经是到此为止了。就算是自己与他再度交手,也不太可能再威胁到贺yi鸣的生命了。然而,就在他完全放松下来的那yi刻,不远处突地腾起了yi股强大的,甚至于连他也感到了几分战栗的气势。在这股气势之中,蕴含着令人不寒而栗的杀意,他立即感受到了,这股杀意就是冲着他备来的,虽然是相隔甚远,但是这股杀意却仿佛是穿透了彼此之间的这段距离,牢牢的锁定了他。鬼脸怪人身上的汗毛在瞬间全部竖起,他的心中惊异不定,怎么也想不通在贺yi鸣的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样的神奇变化,竟然让他在瞬间有了这样翻天覆地的改变。yi个临战而逃之人,他的气势应该是已经跌落到了最低点。但是,仅仅是yi转背之后,他的气势就如同山洪暴发yi般,庞大的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这种神奇的转变,哪怕是以鬼脸怪人的阅历,也是闻所未闻的。他犹豫了yi下,心底深处竟然突兀的冒出了yi种想要转身而逃的冲动。不过在下yi刻il他就硬生生的将这种感觉压制了下合。以他如今的修为,若是在尚未交手之时就心虚远遁,那么对于他的打击将会是无与伦比。哪怕是顺利逃走,但是对于日后的三花聚顶之道,却是有着致命的影响。毕竟,对方并非是成功的将三花聚顶的超级高手,而仅仅是yi位连三花都未曾全部凝聚成功的yi线天罢了。面对这样的敌人,不战而逃,绝对会在他的心中留下无可泯灭的负面影响。仅仅是在yi瞬间,他就已经决定了,既然贺yi鸣发疯了想要与他决yi死战,那么他自当奉陪到底。手臂上的大筋根根凸起,他握着五行环的力量也大了几分。庞大的真气通过了他的手臂输入了五行环,这个奇异的圆圉再yi次的剧烈的飞速转动了起来。从他的身上,同样的腾起了无限强大的气势,这种气势与从远处奔来的贺yi鸣针锋相对,双方如同红了眼的斗牛般,任谁也不肯再行退缩了。随后,鬼面怪人就看到了,yi道人影带着yi溜的耀眼的白色光芒。从那远处奔来,在空中划过了yi道亮丽的白痕,仿若是九天魔神下凡般,从那天空中挥舞着yi把巨大而恐怖的兵器,狠狠的向着他,如同泰山压顶般的砸了下来。竟然是如此的气势,如此的威猛,如此的霸道绝伦在造yi刻,鬼面怪人的心中唯yi的yi个念头就是,这家伙是如何做到的?他还是人么“咣”巨大的响声在丛林中骤然爆发了出来,这是二把旷世无双的兵器在正面进行交锋所发出来的声音。贺yi鸣的大关刀纵然是在深夜之中,却依旧是光芒万丈,他就像是yi个朝气澎湃的年轻人,又像是yi颗袅袅升起的太阳,散发着无穷无尽的光与热。鬼面怪人在武道之上的修为,丝毫也不比贺yi鸣逊色,而且他已经凝练出三朵五行之花,虽然尚未聚顶成功,但是在真气的总量上,却还在贺yi鸣之上。但是,在这yi刻,哪怕他运起了全部的力量,将yi身所学尽数的灌输到了五行环之中,可他还是惊骇欲绝的发现。在贺yi鸣的这yi刀之下,他竟然是挡不住!随着这仿佛是响彻了天地的yi声巨响之后,鬼面怪人的身体骤然飞起,仿若是断了线的风筝般,朝着后方飞去。在他飞退的路上,有着十余颗巨大的,也不知道生长了多少年的参天大树。可是yi旦被鬼面怪人的背后碰到,顿时是yi颗颗的爆裂开来,就像是有某位先天强者将全部的真气轰击过去似的,将这些巨大的树木炸成了yi团木渣。当鬼面怪人终于跌落在地之后,整个丛林区域内顿时安静了下来,彻底的静了下来,甚至于连虫喃鸟鸣的声音都消失了。所有的yi切,在这yi下剧烈的碰撞面前,都显得是那样的微不足道。这yi次的碰撞,并不是二大高手的碰撞,而是朝气和暮气的碰撞,是舍弃了yi切,充满了自信和惊异不定,疑神疑鬼之间的碰撞。在他们交手之前,这个结果其实已经注定了。贺yi鸣大刀收于身后,他放声长笑,道:“痛快,痛快,阁下觉得这yi刀滋味如何?”鬼面怪人的身体yi接触地面,顿时象是装了弹簧般的跳了起来。不过身在半空,他已经是yi口鲜血吐出。挨了贺yi鸣这蕴含了不可思议气势的yi击,他已经是略微受伤,虽然伤势并不严重,但是对于他的自信心却是有着严重的打击。听到了贺yi鸣的大笑之后,他心潮yi阵涌动,第二口鲜血差点再度喷出。目光yi转,已经看到了贺yi鸣手上的大关刀,他的眼神yi凝,涩声问道:“阁下的大关刀是从何处取得的?”对于贺yi鸣的来历和事迹,他已经十分的了解,也明白这把刀对于他的意义如何。只是这段日子以来,他紧随着贺yi鸣等人的马车而行,却从未见过大关刀的影子,还以为在与图腾yi族的战斗中失落或者是损毁了。可是他怎么也未曾想到过,当贺yi鸣空手失利,转身而逃不过数息之后,就立即是以回马枪之势杀将回来。而且在他的手上,那把已经失踪博大关丑却莫名其妙的再度出现了。形势的急转而下,让他郁闷的几乎就要吐血了。贺yi鸣嘿嘿yi笑,道:“老子的大关刀,早就藏在这里了。鬼面怪人微怔,道:“不可能。”虽然他早就打定主意,要将贺yi鸣引出贺家庄,但就算是他,也未曾想过在这呈咱贺yi鸣交手。除非贺yi鸣有着未卜先知的能力,否则又怎么可能将大关刀藏于此地。贺yi鸣昂首挺胸,他双目圆睁,怒哼道:“若是大关刀不在此地,我又为何为何会在这里将你拦下,以贺某的风系功法,让你逃到此地,格不觉得奇怪呢?哼哼,若是大关刀不在此地,刚才我又何必转身而走,阁下难道连这也想不通&?”鬼面怪人张口结舌,虽然明知道对方很有可能是信口开河,但是这番歪理初听起来,似乎还具有着几分可信程度呢。就在他惊异不定之时,却突地听贺yi鸣沉声道:“阁下的兵器竟然能够同时施展五行之力,不知此物何名。”鬼面怪人的脑袋yi阵糊涂,他莫名其妙的道:“此乃五行环。”“好yi个五行环。”贺yi鸣的声音似乎放轻了yi点,但又似乎是多了几分诱惑的味道,竟然让他也陷入其中:“昔日闯入狼图腾yi族,使用五行之力,打伤他们的图腾使者,抢走图腾圣物的,就是阁下了?”鬼面怪人突地yi怔,他那迷茫的眼神骤然亮了起来,背心之上,顿时是冷汗如雨。他竟然在不知不觉中,受到了贺yi鸣口中声音的迷惑,将心中最隐秘之事说了出来。贺yi鸣暗叫可惜,不过他所掌握的音波之法本来就是yi点儿皮毛,若非是刚刚yi刀震撼了此人,将他的气焰尽数压下,并且令他心灵出现了破绽,否则根本就不可能使用自己琢磨出来的音功将其迷惑,并且套出了最为关心的问题。鬼面怪人深吸yi口气,那颗躁动的心已经是完全的冷静了下来。“天池山术,不对,西方预言术,也不对这究竟是什么功法?”贺yi鸣心中yi凛,他所施展的这门音波功法,就是从西方强者罗米亚和天池山的徐呈长二人所使用的音波密术结合而来。也正是因为这种四不像的功法,所以才会让此人大意之下中招,但也正是因为如此,才会被时方轻易挣脱。不过此人既然能够yi口叫破这门功法的来历,那么他必定是yi位见闻广博之人了。伸手,将大关刀缓缓抬起,当他做这个动作的时候,鬼面怪人的双目紧紧盯着大关刀,在摇过了刚才的那yi刀之后,他若是再觑之心,那就是纯粹找死了。“不知贺某与阁下有何冤仇,竟然劳驾阁下远赴深山嫁祸于我。”贺yi鸣的声音逐渐的阴沉,其中的杀机更是毫不掩饰的释放了出来。正是因为此人将索戈等人引出了深山,所以才会造成水炫槿的最后死亡。在今日之前,贺yi鸣对于索戈等人的话yi直是大惑不解,甚至于在怀疑他们是故意栽赃嫁祸。但是直到此刻,他才明白,原来确实是有人栽赃嫁祸,但这人并非索戈等图腾yi族,而是眼前这位使用五行环的神秘三花高手。yi旦想到了水炫槿因此而死,他的心中就忍不住了起来,那强烈的杀机如同实质yi般的狂涌而出。鬼面怪人冷哼yi声,道:“你想要知道缘由么,可以,只要我杀了你,自然会告诉你实话。”贺yi鸣的嘴角露出了yi丝冷然的笑容,虽然他在笑着,但是那笑容却是如此的冻人心肺。手中大关刀豁然亮了起来,当庞大的真气灌输进入之后,这把刀所发出来的光芒耀眼夺目,就像是百零八的那双宝石眼眸yi般,亮丽的如同天上红日。yi片风吹过,伴随着耀眼的白色光芒,在丛林中刮起了yi道死亡之风,朝着鬼面怪人弥漫而来。鬼面怪人的双目之中已经是恢复了绝对的冷静,他的真气同时灌输进入五行环之中,上面的土c金c水三系光芒亦是彻底的涌现出来。虽然五行环可以模拟出五行之中的所有力量,但是想要将这些力量发挥到极致,那么使用者就必须要使用同系的力量才行。霎那间,在鬼面怪人的身周,也同样弥漫着黄c白c黑三种不同的光芒。它们交错在yi起,似乎是彼此相融,但又似乎是格格不入,但无论它们如何变换,都是形成了yi个整体,将他的身周防护的严严实实,纵然是以大关刀的锋芒,亦不曾将其劈开。这才是五行环真正的威力,当双方抛开了气势的交锋而各展所学之时,五行环所展现出来的威能也超乎了贺yi鸣的想象之外。白茫茫的刀光和三色的能量在这yi片区域内飞舞着,周围的环境遭到了有史以来最为恶劣的破坏。无数的参天大树如同被卷入了绞肉机似的,变成了月夜下的尘埃,那巨大的杀气散发出来,甚至亍将森林中的那些野兽也都活生生的吓破了胆。他们二个就像是破坏神yi般,将所有阻挡在他们面前的yi切全都毫不留情的斩为齑粉,他们的心中,已经没有了怜悯,唯有yi个念头,那就是将对方斩杀当场幸好他们交战的地方已经是远远的进入了深山之中,若是在贺家庄的话,那么天知道会波及到多少人命。庞大的真气绵绵不绝的灌输进大关刀之中,贺yi鸣的心逐渐的冷静了下来,他仔细的观察着对方手中的那件奇异兵刃,经过了长时间的厮杀之后,他终于是有所领悟。眼中精芒yi闪,大关刀骤然间剧烈的抖动了起来,空气中传来了如同音爆般的轰鸣声,随后这yi刀打着转儿的朝着鬼面怪人刺去。贺yi鸣竟然是以刀代枪,笔直的刺向了他的脸庞。鬼面怪人心中狐疑之极,这是什么典"技,怎地如此古怪?但他也是凛然不惧,三色光芒如同三条巨大的蟒蛇般缠绕了上来,将大关刀裹得严严实实。贺yi鸣朗笑yi声,叫道:“给我开”他手上用力,大关刀向上yi挑,似乎yi有着万斤巨力yi般,要将五行环挑飞。鬼面怪人冷哼yi声,他手腕yi抖,三色光芒迅快放开,就要顺势避开锋芒。然而,就在此刻,他突地发现,自己手中的五行环竟然紧紧的与对方的大关刀粘在号yiyi起,就像这二件兵器本来就是yi体似的,根本就无法分开。他心头大骇,但任他想破了头皮,却是怎么也想不通其中缘故yiyiyiyi难道大关刀与五行环如同男女般相互吸引,所以才会突然间变得亲密无间,如胶似漆不成yi?不过他也是顶尖高手,瞬间沉腰坐马,将所有的真气凝聚yi体,想要与贺yi鸣在真气上yi较高低。但是,他的马步刚刚蹲下去,并且牢牢扎稳,开始发力之时,却见贺yi鸣手腕yi扭,大关刀顿时分成二半,yi半与五行环胶着不放,而另yi年却在瞬间变得黑乎乎的,朝着他的前胸刺来第四十五章夺宝鬼面怪人怒哼yi声,他虽然想不明白,五行环为何会与碍·对刀大关刀粘在yi起,而且还是如同那最亲密的战友yi般,无论如何也分不开来。但既然双方的兵刃都无法顺利施展开来,他也并不曾吃亏。以他二百多年来的勤修苦练,已经成功的凝聚三花,若是在真气的较量上还无法压制贺yi鸣,那他就可以yi头去撞死了。不过,贺yi鸣接下来的动作却依旧是让他意料不到。那黑乎乎的刀把在暗黑的夜色之下,以迅雷般的速度刺了过来。那凌厉之极的破空声尚未传到,刀把就已经刺到了他的胸前。如此速度,当真是可畏可怖。但鬼面怪人又是何等人物,他手腕yi翻,已经是如同鹰唢似的朝着那yi抹黑色叼去。在这yi刻,他的整个手掌之上都泛动着yi种金属的色彩。在强大的金系力量运转之下,只要不是世界上最尖锐的几种神兵利器,就无法对他的手掌造成任何伤害。当他的这只yi手鹰唢爪递出去的时候,心中绝对是十拿九稳,手腕晃动之间,已经闪出了yi片残影,恰到好处的将对方的刀把给叼住了。这种速度,这种技巧,这种准确,无yi不将他二百多年在武道上的修为展现的淋漓尽致。哪怕是他的老师在这里看到了这yi幕,也会对此赞不绝口的。但是,就在这yi刻,当他的鹰嘴爪子如愿以偿的叼到了刀把之时,他顿时觉得不太对劲了。从手指头上传来的感觉,似乎那并不是什么圆滚滚的刀把随后,yi股强烈的剧痛从他手上传了过来。自从他晋升到yi线天强者之后,就再也没有感受到如此剧烈的疼痛了,他的眼角yi瞥,瞬间露出了如同见了鬼似的表情。在贺yi鸣的手中,那刺过来的兵器,竟然并不是什么从大关刀上卸下来的刀把,而是yi根锐利的,仿佛是隐藏深处的毒蛇yi般的叉剑。以他的见识,yi见到这把叉剑,立即知道了它的来历。就在这电光石火之间,他的脑海中闪过了yi个念头,贺yi鸣究竟是何时将叉剑拿在手中,他原先卸下来的大关刀的刀把又到哪里去了?空中洒出了yi片血雨,他的五根手指头已经被削断了其中yi截。鬼面怪人的眼中有着说不出的迷茫之色,紧接着又被急剧的惊恐之色取代了。他的身体反应远远的超过了心中的念头,脚下飞快的,不顾yi切的弹了起来。而几乎与此同时,他紧握着那圆圉的手腕尽力yi推。全身的真气就在这瞬间尽可能的灌输进了五行环之中。五行环上光芒四溅,三种真气变幻不定,竟然有着随时都要爆裂开来的趋势。贺yi鸣心中大惊,在大关刀未曾将此环削断之时,他就知道,这件宝器的来历肯定是非同小可。同时,在这件宝器的色彩开始变幻莫测之时,贺yi鸣甚至亍产生了这样的yi种感觉。若是五行环真的就这样爆开,那么就算是他也不敢保证能够在爆炸的范围之内安好无损。鬼面怪人的这倾力yi击其实已经是走投无路之下的唯yi选择。这件宝器若是真的爆裂开来,贺yi鸣凭借着大关刀,也未必就会真的身亡当场,但失去了武器加持的他却是必死无疑。做完了这件事情之后,鬼面怪人毫不留恋的放开了紧握着支行环的手,以最快的速度向着后方飞跃而去。贺yi鸣手中的叉剑速度虽快,但也仅是在他的身上留下了yi道长长的伤痕罢了,并没有真正的给他带来致命的伤害。而且,就在这霎那间,贺yi鸣当机立断,他放弃了继续追杀对方的打算,手中的大关刀滴溜溜的打着转儿,五行环中所隐匿着的庞大真气就这样yi点点的进入了大关刀,并且被他慢慢化解唧贺yi鸣的手掌微微yi抖,将叉剑刺入了那旋转不休的大关刀之中。鬼面怪人此时早已离去,所以他并没有看见,当叉剑的yi头接触到大关刀之后,顿时发生了极其微妙的安化。叉剑竟然开始变形,仅仅是yi瞬间,就已经变成了yi个圆棍,与大关刀的前半yi截完美的融合在yi起了。此时,无论从哪yi个角度来看,这都是yi把刀担,哪里还有半点儿叉剑的阴森毒辣的模样。鬼面怪人临去之时,所灌输的真气几乎已经是倾尽所有。他为了逃脱性命,自然不会再有半点儿的留手。当贺yi鸣成功的将所有灌输入五行环之内的真气都化解了之后,已经花费了整整数息时间,而对方早就是没入了黑夜的丛林之中,再也不见踪影了。毕竟,三花境界的高手若是想要不顾yi切的逃遁,哪怕是百万大军在这个漆黑的场合中,都休想追得上了。贺yi鸣手腕轻翻,将大关刀拖了下来,五行环就这样来到了他的面前。五行环的外表开始了轻微的异变,yi只只极其细小的触手开始在上面慢慢的浮现了出来,并且yi个个的缩回了大关刀之上。当最后的yi根触手都缩回去之后,五行环顿时跌落了下来。鬼面怪人百思不得其解的原因,正是这些小触的杰作。其实当这些小触手缠住了五行环之后,这件奇门兵器还是发生了yi些细微的变化,若是他能够静下心来,仔仔细细的查看yi翻,未尝不能找出其中原因。但问题是刚才的战斗激烈异常,生死就在霎那之间。在这种情况下,鬼面怪人若是还能够找出其中原因,那才是真正的见鬼了。贺yi鸣将大关刀树立在地面上,拿着五行环退后了几步。当他做出了这个动作之后,大关刀顿时开始变形,仅仅息之间就重新变成了百零八。贺yi鸣向着他傲微点头,目光朝着鬼面怪人逃走的方向瞥了yi眼,长叹了yi口气,微微摇头。在他的心中,不无遗憾。不过他也明白,既然已经失去了此人的踪迹,那么再想要找到他,那就是不太可能的事情了。举起了手中的五行环,直到将此环拿在了手中,才看到了它的全部形态。这件宝器从外表看过去,似乎是yi个圆圉,其实内部的结构也是颇为精妙。分为内外二图,在内外圈之间,有着yi条明显的分界线。而内固之上,更是有着yi个握柄,当贺yi鸣的手握到了上面的那yi刻,顿时感到了触手冰凉。探出了yi丝真气进入其中,贺yi鸣不由地微微yi怔。在这件宝器之中,似乎蕴含着另外的yi种真气,他的真气刚刚进入其中,顿时受到了极大的压迫,似乎是随时都有可能弹出来似的。脸色微微yi变,贺yi鸣怒哼yi声,真是老虎不发威,被人当病猫他已经感应出来了,在五行环之内的真气,与鬼面怪人的真气如出yi辙。但不知道他是如何才能做到将本身的真气留在宝器之中,并且用来抗拒其他人的真气。不过,既然这件宝器已经落到了他的手上,贺yi鸣自然不可能任由对方的真气继续残留下去了。心念转动之间,贺yi鸣的真气已经是yi缕缕的开始朝着五行环之中灌输而入。果然不出所料,yi旦贺yi鸣的真气开始进入,里面的反弹力度顿时强大了起来。而且五行环还主动的发出了yi阵低微的嗡鸣之音,那外圉甚至于开始缓慢的转动了起来。三种不同色彩的光芒若隐若现。土金水当三系光芒融合在yi起的时候,哪怕是贺yi鸣都有些儿头痛了。这些残存真气的数量之大,竟然远远的超出了他的意料之外,更主要的是,这件五行环本身就有着yi种奇异的特性,能够让这些真气发挥出强大的抗拒能力。随着外圉的转动不断加快,竟然隐隐的有着yi种五行相生,无穷无尽的特殊感觉。贺yi鸣心中惊叹无比,如此神奇的不可思议的宝器,在以前别说是从未听说过,甚至于根本就不曾想象过。五行流转,生生不息,若是其他人遇到了这样的情况,肯定会头痛欲裂。不过此物毕竟已经备手,里面的真气失去了补充,只要能够长时间的与其对抗,肯定会有着将其消磨殆尽的yi天。但若是真的想要完成这样的壮举,那么没有个十天半月的时间,却是决无可能。而贺yi鸣不同,在感受到了此环的奇异之处后,他体内的真气yi转,竟然也是同时灌输进五行真气。内在的五行真气和外来的五行真气立即形成了yi种对抗的形态,双方不断的碰撞和消耗着,整个五行环的外圉这二种力量的压迫之下,旋转的愈发厉害了。当外圉旋转到了极致之后,yi囡囡的奇异色彩若隐若现,这是真气的效果,通过了五行环尽可能的发挥了出来。贺yi鸣甚至于感受到了yi种强大的压迫感,特别是当五行逐渐合yi的时候,竟然让他也产生了yi种不可与之力敌的感觉。他心中隐隐发寒,自己在与鬼面怪人对抗之时,竟然曾经胆大包天的使用空手与此环对轰。好在那时候他使用的是开山三十六式,那股强大的仿佛是无所不破的金系锋锐让鬼面怪人心生忌惮,是以仅仅用五行相生之道来化解他的力量。随后反击之时,又是使用强大的五行之外的冰系力量冻住了五荇上环。若非如此,以空手与之相对,只怕下场也好不到哪里去。这件宝器从外表上看过去似乎并无锋锐,但是当外圉旋转到了yi定的程度之后,同样能够削铁如泥。慢慢的,五行环之内遗留的真气开始减弱,贺yi鸣的真气占据了绝对的上风。当五行相生之道被贺yi鸣克制之后,里面的真气就迅快的开始消弱了起来,yi个时辰之后,所有的残余真气尽数消失,再也不留分毫了。至此,贺yi鸣才算是长出了yi口气。他重新的打量着这件宝器,当里面的异种真气消失之后,贺yi鸣突地发现,这件宝器似乎是变得顺眼了许多。又yi次的将真气灌输其中,这yi次可没有再受到任何的影响了。yi点点的探索着其中的奥妙,贺yi鸣的眼睛逐渐的亮了起来。五行环,顾名思义,这是能够容纳和使用五行之力的神奇宝具,当贺yi鸣灌输进入某种真气的时候,里面就会出现与之相应的能力。而更不呵心仪的是,哪怕仅有yi种真气,通过了相生之道后,五发出其余各系真气。当然,通过这种方法所激发出来的真气在威力上就要逊色许多了。经过了数次的尝试之后,贺yi鸣已经约莫的估算出了其中的威力。使用本系真气操控五行环,能够得到大幅度的增强,但若是相生其余的真气,那么纵然是他全力以赴,所发挥出来的力量也是极其有限,大概就是与yi位普通的先天强者相若罢了。但他也明白了这位鬼面怪人在使用五行环之后,为何能够瞒得过图腾族人的缘故了。相当于普通先天强者的五行真气,在yi般的图腾使者眼中,已经是足够强大,自然是无法分辨出其中来历。他深深的叹了yi口气,世界上竟然还有这样神奇的宝器,也难怪图腾族人会将矛头直接指向他了。不断的将真气灌输其中,慢慢的,贺yi鸣竟然也有着yi种熟能生巧,并且与之隐隐相相通的感觉了。这种感觉和他在使用大关刀之时相差无几,这只五行环成了他身体延长的yi部分。但唯yi的区别就是,五行环不能变形,贺yi鸣根本就无法随心所欲的改变它的形态。沉吟了片刻,贺yi鸣随手yi挥,yi道火光顿时从五行环之上飞了出去,点燃了地面上那残破的枯叶等物,而且有着似乎要蔓延开来的趋势。贺yi鸣心中又惊又喜,他连续挥舞着手中的五行环,yi道道水气从中激射而出,半响之后,才将所有的火星尽数扑灭。犹豫了yi下,yi道金系力量激发而出,那旋转着的外园之上似乎能够激发出所有的五行之力,当这道金系力量击中了远处的yi颗拳头粗细的小树之时,顿时是yi划而过。没有任何声音的,这颗小树顿时倒塌了下去。贺yi鸣双目隐现喜色,考虑了片刻,他将五行真气同时输入了五行环之中。这可是真正的五行真气,而并非是以几种真气通过五行环催生而出的五种相生真气。当这五道真气同时进入了五行环之内后,其中内部似乎是发生了某种奇异的变化。贺yi鸣小心翼翼的感应着,并且不断的控制着五种真气,逐渐让它们处于yi种完全均匀的地步。如此yi来,没有任何真气特别突出,五行环内的五种真气被同时的激发了出来。霍然之间,整个五行环顿时是发出了清脆响亮的,如同是钟鼓齐鸣般的悦耳之音。纵然是以贺yi鸣的定力,亦是吓了yi跳。手中的五行环并不大,但是却突地发出了这等巨响,自然是让他感到了极度的惊讶。五行环的外圉再yi次的旋转了起来,如今的贺yi鸣已经明白,只要是将真气灌输其中,外圉就会主动旋转,而五行真气的变幻之妙,正是在这种旋转中产生的。但是这yi次似乎有些不yi样了,那外圈的旋转速度虽然并不是很怜,但给贺yi鸣俸带来的感觉,似乎就是能够yi直不停的旋转下去似的。迟疑了yi下,贺yi鸣缓慢的将五行真气辙了回来。随后,他的眼中就闪过了惊喜交集之色。五行环的外圉依旧是在继续的旋转着,五行相生,绵绵无尽,这yi天地大道至理,在这个小小的五行环之上表现的淋漓尽致。均匀的速度,稳定的频率,这yi切都是那样的令人震撼。随手yi挥,yi道五行之力从外圉挥洒而出,那半截被砍成了二半的小树轰然yi爆裂开来,竟然被这yi道先天五行之气再度轰裂开来。虽然这yi道五行之气的威力并不被贺yi鸣放在眼中,但他却依旧是兴奋的无以复加。有了这样的yi个宝物,岂不是等于在五行真气的使用上,将会变得无穷无尽了他尝试着将更多的等分的五行之力灌输其中,果然,当得到了更多的五行真气后,这件宝器的外圉旋转速度就更快了,那随意发出的五行之力的威能也要远比先前大岭多。至此,贺yi鸣才是真正的喜yi出望外。不过这样yi直转下去,似乎也不太对劲。贺yi鸣研究了半响,终于找出了解决之道。只要随便将某yi种真气稍微多yi点的灌入其中,将那绝对平衡的五行相生系统打乱,就可以将这个整体破坏掉了。看着外圉的旋转逐渐变慢,并且停了下来,贺yi鸣的心中充满了yi种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喜悦之情。五行环在那个鬼面怪人的手中,根本就无法发挥出其中最为强大的威能,而yi旦落入了自己的手中,才能够将其最强的yi面发挥出来。而且,他还发现yi件事情。自己还是太过于小心了,这件宝器分明是yi件难得的至宝,既然能够抗得住大关刀的轰击,其坚硬程度可想而知。哪怕自己将全部的五行之力灌输其中,都无法将其碎裂,就更不用说那个鬼脸怪人的三系真气了。他心中苦笑,自己先骗了人家yi次,如今又被反骗回来,真是六月债,还得快啊第四十六章天罗承诺略微的收拾了yi下。其实就是将五行环包起来,挂在了自己的腋下肋部。看上去就像是多背了yi个行囊似的,但任谁也想不到,这件行囊之中,竟然是如此厉害的大杀器。“百兄,你能够看出他的来历么?”贺yi鸣随口问道,其实在他的心中,并不抱以丝毫的奢望。果然,百零八微微摇头,道:“在我的记忆库之中,并没有关于此人的记录。”说完,他似乎是考虑了yi下,才道:“不过下yi次若是见面,我可以认出来。”贺yi鸣的目光在地上遗留的五根手指头上看了yi眼,他的脸上露出了yi丝哭笑不得之色。以此人如此超强的实力,在这yi战之中断了五根手指头,这样无可挽回的伤势若是再次见到,肯定会yi眼认出的。他的目光在周围yi扫,确定再也没有遗漏什么,于是转身离去,返回了贺家庄。今夜之战。对于这yi片区域虽然造成了极大的破坏,但只要整个森林体系没有崩溃,那么最多数月,除了新生的树木不可能有往日的规模之外,这里又会恢复原样。这就是森林的最大奥秘,永远也不会缺乏生的力量。贺yi鸣的速度飞快,如同飞鸟yi般的回到了贺家庄。当他返回之时,并没有惊动任何人,整个贺家庄上上下下,除了朱八七和于熙辰这二位先天强者之外,就再也没有人知道他曾经离去过了。但正因为他们二个感应到了贺yi鸣的离去,所以当他返回之时,立即是迫不及待的赶了过来。“贺长老,刚才发生了什么事?似乎是有人入侵。”朱八七开门见山的问道。他虽然没有看到过鬼面怪人,但却是隐隐的感应到了另yi股强大的先天气息,所以才会上来询问究竟。于熙辰的脸色微变,他心中暗叫惭愧,因为他竟然yi无所觉。贺yi鸣微微点头,将系在手臂下的五行环取了出来,平平的放到了桌子上,道:“朱兄,于长老,你们可知此物的来历。”他们二人的目光yi起望到了这件宝器之上,虽然他们都可以看出此物似乎非同凡响,但眼中却是yi片茫然。朱八七犹豫了yi下,伸手将此物取到了手中,道:“此物应该是宝器吧。”贺yi鸣心中暗赞。不愧是活了那么长时间的老人,只需要yi眼就已经猜出了yi个大概。“此物确是yi件宝器,若是朱兄有兴趣,不放试用yi下,就可以知道其中奥妙了。”朱八七也不客气,的真气运转,顿时灌输其中。他的脸色豁然yi变,似乎是发现了其中的异样,脸上也露出了意外之极的表情。他的真气在进入五行环之后,竟然遇到了惊人的抵抗,而且他还清晰的感应到,这种真气的主人,正是眼前的贺yi鸣。看到了他脸上的惊容之后,贺yi鸣豁然想起了yi事,他轻轻的拍了yi个额头,道:“朱兄,是我的不对。我竟然忘记了,这件宝器似乎可以储存真气,在上面的真气未曾消耗殆尽之前,其他人根本就无法使用。”朱八七将五行环放在了桌上,他的脸色凝重了起来。道:“贺长老,若是我未曾记错的话,具有这种特征的宝器,都是人间至宝。”贺yi鸣眉头微扬,在尝试过这件宝器的威力之后,他对于这个评价并不意外。于熙辰脸上闪过了yi丝跃跃欲试的表情,他看了眼贺yi鸣的神色如常,不由地壮大了胆子上前yi试。在真气灌输进入之后,果然享受到了同样的待遇,脸上的羡慕之色顿时更加的浓郁了。“朱兄,我不知道这是否人间至宝,但它确实拥有极大的威能。”贺yi鸣说罢,拿起了五行环,强大的五行真气顿时灌输其中。他的真气与五行环之内的真气遥相呼应,下yi刻,五行环的外圈迅快的转了起来,隐隐的可以感应到上面的五行真气流转。随着贺yi鸣真气输入的逐渐增强,这种感觉就愈发的明显了起来。朱八七的眼睛越睁越大,终于是惊呼道:“五行环?”贺yi鸣微怔,道:“朱兄知道此物来历?”朱八七的眼眸中尽是不可思议之色,道:“不可能,这决无可能。”贺yi鸣静静的看着他,等待着他慢慢的平静下来之后,才道:“朱兄可否见告此物的来历?”朱八七长嘘了yi口气,道:“贺长老,我也并未见过此物,只不过是在古籍之中看到过相关的描述而已。”贺yi鸣微微点头,道:“朱兄,于长老。请坐。”朱八七也不推辞,yi坐了下来,道:“在我们天池山之中,有着记述了天下各种出名宝器的书籍,其中就有着关于这件宝物的详细记载。”他稍微挪动了yi下身躯,以他二花强者的身份,竟然还表现的如此激动,那么这件宝物的价值也就可想而知了。“传说在东方大申,有yi个超级门派,叫做五行门。”贺yi鸣的心中微动,又是五行门“这个门派有着悠久的历史,据说在全盛之时,曾经是天下第yi门派。”“朱兄,这个门派如今已经没落了么?”“不错,在数千年前,它确实是公认的天下第yi门派,但是不知何故,数千年前却突然闹起了分裂,门派中的几位大佬相互敌视,经过了数百年的争斗之后,终于是四分五裂,再也不复昔日之辉煌了。”朱八七唏嘘不已,对此颇为感慨。贺yi鸣心中好奇。问道:“朱兄,你可知其中缘故?”朱八七毫不犹豫的摇着头,道:“这种往事,除了当事人之外,怕是也没有多少人能够知道其中原委了。”贺yi鸣点了yi下头,目光中重新落到了桌面的五行环之上。朱八七哑然yi笑,道:“刚才跑题了,如果老夫未曾记错的话,此物应该就是五行门的镇门至宝,五行环。据说此物乃天地间有数的宝物之yi,是由五行门先代祖师收集天下间罕有的几件材料。花费了千年时间才打造而成。此物制成之日,天地色变,异象迭出。而此物更是有着排山倒海,地动山摇的威能。纵然是在天下间所有的至宝之中,也是排名前列的宝物。”于熙辰听得是膛目结舌,双目yi眨不眨的紧盯着五行环,虽然他知道这是贺yi鸣之物,绝对不可能归他所有,但是此刻多看上yi眼,也是好的。而贺yi鸣却是眉头微皱,道:“朱兄,此物竟然有如此巨大的威力?”朱八七点着头,道:“这是书中所述,老夫不过是如实转达,至于是否如此,那就不得而知了。”他轻叹yi声,道:“在五行门分裂之前,此物似乎就已经失去了下落。非但是这件宝物,就连宝器榜上的那前几名与五行环相当的至宝也都是同时失踪。所以这些宝物的威能到底如何,已经有数千年不曾有人见识过了。”贺yi鸣的眉头微皱,他可是使用过这件宝器,也与鬼面怪人交过手,所以他清楚的知道,这件宝器虽然是威力强大,甚至于连大关刀也砍之不动。但却根本就不可能拥有朱八七所言的那种不可思议的威能。若是真的有那样的威力,哪怕是仅有十分之yi,那今夜在鬼面怪人的手下,自己就别想安然无恙的逃离了。“贺兄,此物你是从何而来?”朱八七沉默了片刻之后,突地问道。贺yi鸣也不隐瞒,将自己今夜练功,突然感应到有人杀机外泄,于是起身追踪的事情说了yi遍。当然,在讲述到与那人交手的经过之时,贺yi鸣是快速的掠过,最后,他的脸上闪过了yi道凌厉的杀机。道:“此人已经承认,前往图腾yi族盗取狼图腾,并且使用五行环上的五行之力打伤狼图腾使者的,就是他。”朱八七的脸色也是颇为凝重,在今日之前,他们其实都曾经怀疑过,贺yi鸣与图腾yi族的索戈之间,肯定有yi人撒谎。但是在见到了五行环之后,他才知道,原来真是有人处心积虑的想要嫁祸于人。“好毒的心,好狠的心”朱八七沉声说着:“此人为了嫁祸于你,竟然不惜潜入深山,将图腾yi族引出,难道他不知道,请神容易送神难么。”说到这里,他的眼中也同样的闪过了yi道厉芒,道:“此人确实该杀。”于熙辰的目光在他们二人的脸上瞥来瞥去,此时终于道:“贺长老,朱师叔,此人既然拥有三花之力,为何当时不来刺杀贺长老,却反而要舍近求远的前往图腾yi族呢?”贺yi鸣与朱八七对望了yi眼,都是yi脸的茫然。此人不但将图腾yi族引了出来,而且今日还夜探贺家庄,似乎是想要将贺yi鸣击杀。这前后矛盾之处,纵然是他们,也是大惑不解

          武神最新章节:shubayi2cyiuia11290ht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