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9吃醋(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秦莫昨晚其实一直都在注意季沫,可能也是因为回家之前喝了太多酒,后来他不知怎么地睡着了,第二天他在睡得不很踏实的梦中迷迷糊糊地翻了个身,了旁边的人儿,冰凉感透过被单传递到他手上,一下子将他给惊醒了。

          彼时正是清晨凉爽时,秦莫一个翻身坐了起来,发现自己身上还穿着昨晚的白衬衫,他下意识地往四下望了望,有些惊惧地发现,季沫竟然不在屋里。

          整个房间空荡荡的就他一个人在,旁边整齐得没有一丝褶皱的被褥提醒着他昨晚那个小女人貌似一夜没睡,吓得他手忙脚乱地从床上爬了起来,连拖鞋都没穿就冲了出去,

          一口气冲下楼梯,没想到整座别墅找了一遍都没找到季沫,他在客厅和各个房间里急切的寻找着。

          “沫沫!沫沫你在哪?”秦莫打开一间客房的房门,急促地喊了喊,没得到任何回应,下人们纷纷跟着他没头苍蝇般团团乱转,最后还是管家听一个小女佣说沫沫小姐可能在花园里,他才紧张地奔去花园。

          初秋的天气许多在夏天盛开的鲜花都已经凋谢得差不多了,晨露从一片绿色的叶子上咚地掉在了淡粉色的花骨朵上,晶莹的露珠落在小小粉粉的花瓣上,显得分外可爱。

          季沫一个人坐在用花藤吊着的秋千上摇晃着,旁边一张石桌上放着一块三明治和一瓶牛,本来她没想吃的,可是女佣端来了她就直接让她放在那了。

          她来花园的时候才4点钟呢,秋天的黎明不像夏天那么快来临,她一个人坐在秋千上,忽觉天地间寂寞和凄凉一股脑儿朝她席卷而来,整个花园凄清寂静,凌晨的孤冷,空虚而寂寞,她一个人就这样茫然地呆了好久好久。

          从哪里听过这样一句话呢?感情的事常常说不明白,不是不想爱、不去爱,怕只怕,爱也是一种伤害。

          有时候,我们想要牢牢记住一件重要的事或一句话不是一件很简单的事,可有时候,偶尔的品味和欣赏却能让人永远铭心刻骨。于是,她谨记着这句话,一直到被伤害,被爱,她都用这句话来奉劝自己。

          直到现在,她也不知道自己茫茫的人生到底过得有什么意思。秦莫爱她包容她照顾她,可她从却没想过要试着回应她的爱,因为曾经被深深的伤害过所以她对待爱情总是怯懦而紧张的。

          可她究竟是否在不知不觉中已经习惯、接受了秦莫所有的好呢?

          初恋美好而难忘,不是因为还爱,而是因为,多情的一方总无法轻易放下另一方所有的好。她究竟是因为恨安戚泽,还是因为她自己还放不下安戚泽呢?

          她从不察觉自己在秦莫眼里竟然是与她自己感觉到的不同,她以为自己在他眼里是冷漠、淡然的,至少在秦莫心里他应该会懂得她有多生安戚泽的气。她不知道她对安戚泽所有的痛恨竟被秦莫认为是放不下,还爱着。那么从那一刻开始,她也开始深深反思,她到底是放不下,还是因为真的还爱?

          十七岁以前的她,有美好的追求和向往,有着对未来的期待,一场无端的变故,十七岁以后的她,开始得过且过,无心无情。

          她的生活算是平淡而温馨的,可她却总觉得,糟糕透了。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