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2节:她的改变源自离别(二)(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

          “为何?”莫离不解的问道。本书来源.xiuzhengu.

          “眼见他娶妻生子,你能不伤心?”

          莫离晶莹的双目突然变得淡而无色,银玲心疼道:“莫离,你不要忘了自己是个‘男儿身’。二公子的离开对你而言未尝不是件好事。”

          莫离转过头去,心中虽苦闷难耐,但面上却了无痕迹,这些年来,她已经学会深藏自己的感情,就算在和她最为亲近的银玲面前,她也能做到不露声色。她一遍遍安慰自己,她和世清注定是君子之交淡如水的关系,因为她不可能与任何一个男子有所交集。

          银玲见莫离面色如常,知道她虽思念世清,但不至于钻牛角尖,欣慰的笑道:“你有空念及二公子,还不如好好想想该如何替王爷效力。王爷这般器重你,又善待我们,这份恩情只有替他尽职效忠才得以偿还。”

          莫离握上银玲的手,“银玲,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你放心,我明白自己的身份是个男子,不会作出有违常理之事。二公子的事我会埋藏在心里,仅在心里而已。至于王爷,他待我如何我比谁都清楚。”

          此时,见墨香和砚朱从楼上而下,主仆二人便不再谈论这个话题。这么多年来,墨香和砚朱与莫离的情分当然非同寻常,但是比起银玲,还是稍逊一筹。毕竟银玲是看着莫离长大的,又当爹又当妈又当仆,所以,与墨香、砚朱再亲近,总还是亲不过银玲。因而贴身伺候莫离的事情还是全由银玲一人打理,墨香和砚朱对莫离的男子身份倒也从未起疑。

          说起砚朱和墨香,前者乖巧伶俐,却苦于是个哑巴,后者虽不多言,但是子倔强且较为泼辣,姐妹二人取长,补短做起事来很是井井有条。

          见砚朱吃痛的握着右手食指,莫离一步上前拉过她的手细看起来,“砚朱,怎么了?手弄疼了?”

          砚朱顿时满脸通红,每日对着莫离这个俊美公子,是少女总会有心神荡漾之时,何况这个公子越长越倜傥迷人。

          看着砚朱使劲摇头,墨香嗔怪道:“还摇头呢,刚才被窗框压到的时候,疼得眼泪直打转。她呀就是心!”

          莫离心疼的朝砚朱食指上的血泡吹了气吹,而后道:“砚朱样样都好,就是不会保护自己。”

          砚朱羞的脸越加的红,头也垂的更低了。莫离又道:“看来以后给你找相公的时候,一定要找个能保护你的。”

          砚朱闻言猛地抬头,又拼命摇起头来,而且眼泪又重新溢满眼眶。

          “怎么了?怎么了?我说错什么了?”莫离见状赶紧问道。

          银玲轻轻敲了莫离的脑袋,一边将莫离从砚朱身边拉开,“好了好了,你这个公子样样都好,就是会惹砚朱不高兴。”

          “呵呵呵,”莫离轻声笑了起来,“砚朱不要相公,那我们不找就是了。”她粉红的薄唇向上弯起,样子比男子多了几分柔美,比女子又多了些许飘逸,看得墨香和砚朱都呆住了。谁都没有注意到门口那个高大的身影正无声的注视着这一切。

          7505347+?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