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生之背叛 第11节(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他怎么这么混蛋,怎么如此愚蠢?为什么一开始没有察觉到呢?沐扬这一个多星期都没在自己卧室睡觉,其实他是每晚都在接受罚跪吧?

          笨蛋!白痴!尹沐扬你他妈脑残,老子犯的错就该由老子自己来承担,哪里需要你为我顶罪?谁要你多管闲事?谁要你来救我?

          宸飞将逸凌带回了沐扬的卧室,然后将他打横抱起,小心地放在床上,“有件事我必须告诉你,哥身为少主本是要娶妻生子的,但他为了和你在一起,特地取了自己的精子给父亲,答应由父亲做主,挑个女孩做人工受精。”说到这里,他又不由叹息,“这在尹家历史上是从来没有过的事,要是让外头人知道日后的尹家少主是人工受精养出来的,别人会怎么看咱们尹家?可是哥,却傻到为你做到此般地步,偏偏你这白眼狼什么都不懂,还完全不领情。”

          逸凌双手撑在床单上,无力地跌坐在床中央愣了半晌,再回过神来时他又变得很激动,若不是宸飞按着他,也许真会爬下床再爬回地下室去。

          眼看着逸凌的情绪越来越脱离控制,宸飞的耐心也被磨得所剩无几,最后他使劲将逸凌推倒在床上,冷漠地甩下一句,“他是我哥哥,我不可能眼睁睁看着他出事,蓝逸凌,与其这时候再担心他,还不如担心你自己。”言下,他迅速走到门外,拉上房门,又将房门从外边反锁上。

          他没有立刻离开,而是在外面等了会儿,果然没过多久就听到门的另一头传来敲门声,紧随而至的是逸凌带着哭腔的恳求,“求求你开门,求你让我陪着他。”

          ——我会陪着你,我会一直守在你身边。

          耳边,是之前沐扬对他说的话,逸凌当时疼得没有任何力气去回应,而此刻再忆起,却突然生出一丝心酸,眼泪,就这么毫无征兆地落下来,顺着下巴滴落在地板上。

          宸飞又在外头守了会儿,心想蓝逸凌这小子果然还是强撑着爬下床了,只是他现在的体力,应该完全踢不碎面前的这扇门吧?

          恰逢这时莫凡上楼来,宸飞便将手里的钥匙递给他,并让他明早四点过来开门。莫凡心里奇怪为什么要定四点那么早,但看二少爷脸色不佳,也就识趣的没敢多问,只点点头,说知道了。

          而后宸飞又下了地下室,这一次下去,一直到第二天的清晨他才出来。

          十二小时真的很漫长,其间宸飞一直守在沐扬身边,他相信,他的哥哥一定能熬过去,尹家的人都不是脆弱的主,何况是够资格当少主的男人。暂不提更远的,就说从他们爷爷那一辈起,有哪个尹家直系的孩子是没有尝过这销骨滋味的,虽然使人痛不欲生,但每个人都还是忍过来了。

          宸飞至今记得,小时候他第一次服完销骨后,有很长一段日子他连一般的水都不敢碰。后来实在是渴得厉害,再加他父亲亲自来喂,他才喝了一杯。那天他问他父亲,为什么尹家家法中要有销骨这一项,父亲告诉他,熬不过销骨的人就不配拥有尹这个姓,而作为尹家的孩子就必须禁得起这样的痛。

          当时宸飞还小,没能完全明白父亲的意思,他问父亲,既然明知道那么痛,又为什么要尝试?那天父亲笑着摸了摸他的头,告诉他如果不痛那么惩罚就没有意义了,只有真正体会了极致的痛,日后遇上其他的痛楚,才能一笑而过。

          一月的夜总是那么漫长,四点的时候外边的天色仍旧漆黑一片,宸飞靠在墙边,手里拿了支烟,那一点红色的火光在这黑暗的地下室里显得分外醒目。

          地上,沐扬早已无力动弹,宸飞看了他哥一眼,又弹了弹手上因长久没有抖落而聚了很长一段的烟灰,这才低沉地启口,“其实爸说错了,有一种痛胜过销骨,那便是心痛。”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