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兄长兽性大发哥 第10节(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原本纹丝不动的花田,指尖却轻轻活动了一下,平缓的呼吸也急促了一些。

          第二天,沐风醒来时,瞧见外面下了好大一场雪,所谓瑞雪兆丰年,倒是让人眼前一亮,心里竟有些孩子气似的雀跃。

          将病床上的花田扶了起来,沐风为他裹上了厚厚的外套,又给他蹬上了一双棉鞋,然后将他抱上了轮椅,怕他着凉,临行前又在他腿上搭了条毯子,然后推着他出了病房,乘坐了电梯。

          天地间白茫茫一片,沐风推着花田,边走边说:“你还记得吗,那一年雪下得也很大,有几个淘气鬼拿雪球砸你,你跑来跟我告状,我跟那几个小鬼在雪地里扭打起来,一个不慎,还磕掉了一颗门牙。呵,幸好那时小,新牙很快就长出来了,才没有影响我这张惊人的俊脸。不过,那事说起来还是挺丢人的,我沐风跟人打架,几时吃过亏,那次真是丢尽脸了。”

          大约习惯了这样的自言自语,沐风一路絮絮叨叨地说着,来到了停车场之后,将花田抱进了车子里,为他固定好了安全带,然后将轮椅折叠起来放在了后备箱里,驾车往“花田嫁衣”的方向驶去。

          行至了目的地,沐风取出了轮椅,重又抱着花田坐了上去,然后推着他进了婚纱馆。

          沿着长长的走廊一路走来,沐风停在了大厅中央,看向了那件华丽而梦幻的婚纱,喃喃道:“我一直在想,你穿上它,肯定会很漂亮。”

          说着,又推着花田四处转了转,“你看,我答应要送你的一千件婚纱,都已经准备好了,全是出自著名设计师之手,每一件都是佳作。我呢,今天带你带来这里,只是想告诉你,我没有食言,你要的,我给了,所以,你也好好履行承诺,赶紧醒过来,做我的准新娘吧。”

          轮椅上的人睫毛轻轻抖动了一下,却还是没能醒来。只是依稀,似乎听到了沐风的声音,明明是带着笑的,却让人感到一阵难过。

          印象中的沐风又坏又痞,没心没肺,不似眼前这个人。

          沐风轻轻笑了笑,随手取下了一件婚纱,搭在了花田身上,“你真的不要试试看吗?你不是一直都很想要吗?”

          花田的嘴唇微微动了一下,却是没能发出声音。他想回答他,想拥住他,想亲吻他,想好好安抚他,别难过,我不是一直都在你身边么。

          可是,身体似乎失去了自主活动的能力,太久的沉睡和自我封闭,他的精神好像被困进了箱子里,并且上了锁一般,竟一时间无法回归到身体上来。

          一只宽厚而温暖的手掌抚上了花田的额头,带着几分小心和珍重,轻轻描摹着他的眉梢,鼻梁,和嘴唇,几近绝望的说:“你知道吗,我有时候甚至在想,你死了,是不是比现在这样活着好一些。我死死抓着你不放,让你像个活死人一样留在我身边,是不是我太自私了呢。我总想着,只要你的身体还没死亡,你人说不定哪天就醒来了。可又想着,你当初那么狠心的扔下我,又怎么会为了我,再活过来呢。结果,我抱着一份希望,却在绝望中度过,也许,你永远都不会醒过来了呢。”

          说完这些,沐风的笑声越发的苍凉而难过,诺大的一家婚纱展厅,回荡着他无助而绝望的声音,让花田的心脏都跟着揪紧了。

          许久之后,沐风止了笑,从裤兜里取出了一个精致的盒子,然后打开,递到了花田的面前,“你看,我连求婚的戒指都准备好了,我就等着你点头了。你知道这些年,有多少女人前仆后继,打破了头也要做我沐风的妻子吗,我这么抢手的一个男人,搁在你的面前,你却连看都不肯看上一眼。”说着,在花田的面前蹲下了身子,取出一枚铂金的婚戒,“可我除了你,谁都不想要,戴上这枚戒指,我们就算是缔结了婚姻关系,你这辈子都逃不掉了。你可以继续选择沉默,我也只当你答应了,今晚,就是我们的新婚夜。”

          沐风说着,亲吻了一下花田的眼睛,意思似的问了句:“那么花田,你愿意嫁给我吗?”

          他并没奢望他会回答。

          如今的一切,都是自己一厢情愿而已。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