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呵呵,全世界都逼我当替身BE版 第8节(1/6)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当着长辈面的时候,自然是温良恭谦让,转过身就阴测测地开始查账簿,暗搓搓地给这些老东西提小鞋。若有人来质问,他还会装得又委屈又无辜,说自己纯粹是公事公办,明里暗里都堵得你没话说,还让你抓不到他的破绽。

          可即使如此,他个人的战斗力毕竟有限,当全世界都对你逼婚的时候,薛泽桥也没招了。

          他被长辈弄得无比烦躁,腻乏之余起了逆反心理,忽然之间嫌弃起了小姐姐来。

          而且祖国成立已有三十余年,他也受到了海外流进的自由之风影响,觉得自己又有钱又有势,干嘛要把一辈子套牢在这样一个女人身上。

          更何况,这个女人,不过是五十个大洋买回来的孤儿,虽然脸蛋足够漂亮,可毕竟还是不够上档次,一个社会底层的小孤女,哪里比得上沙龙派对里那些千金大小姐。

          于是,在朋友的诱惑下,薛泽桥开始出入不同的高级私人会所。灯红酒绿,纸醉金迷,舞厅里的炫彩短裙让他的心迷乱。

          红唇美酒与佳人。

          多好,像天堂。

          他开始越来越多地逗留,开始纵情自我,声色犬马,终于,跪在了交际花的石榴裙下,然后开始在不同女人的床上流连忘返。

          英俊有钱又有地位的男人,又怎么可能不受欢迎呢。即使努力藏着掖着,但禁不住薛泽桥玩得疯。上流圈子,说小不小,但说大……其实也就那么大。

          没多久,他的花名终于流入了他家人的耳朵里。

          他三姐姐把他找来问话,却不料喝醉的小弟却捧腹大笑起来。

          “守身如玉?哈哈哈,你在开玩笑吧。你和一个男人讨论贞操问题,你难道不觉得很可笑吗?老子又不是女人,我干嘛要守身如玉?反正大家只是玩玩而已。古代还能三妻四妾呢。更何况,薛娑珥也还没嫁给我不是吗。”

          三姐姐面如锅灰。

          躲在屏风后的薛娑珥,则表情狰狞地捏碎了手里的杯子。

          八十年代的避孕措施毕竟有限,薛泽桥就像一块金光灿烂地大馅饼,掉入无数想要钓金龟婿的女人圈里。对自己心狠的姑娘,什么朝代都不缺。

          没多久,就有怀了孕的姑娘找上门来,挺着大肚子要找孩子他爸。

          那一天,是中秋。

          家门不幸!家门不幸!薛母怒得两眼一翻晕了过去,被下人抬走了。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