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路找死都被学弟拦下远山行 第3节(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黑哥带头“哎哟”了一声道,“你这满十八了还点什么蜡烛!都是大人了,来人啊!上片子!”

          “上你个屁的片子!”方曼曼一巴掌扇在黑哥头上,转头正想叫马呆帮忙点蜡烛,就见他畏畏缩缩地抱着一张盗版光盘,正蹲在老式dvd前研究。

          “呆子!”方曼曼简直要被气笑了,好不容易把那一群糟老汉子安顿了下来,终于关灯点上了蜡烛还是十八根白蜡烛,可得点一阵子。

          南方之一直静静坐在角落里,黑暗中,微微烛光照在伯青元好看的五官上,紧闭的双眼下是睫毛洒出一片的阴影。

          不知道对方在许什么愿,只是当伯青元再次睁开眼时,两人的视线正好撞在一起,南方之心跳一快,却看着对方暖暖一笑后云淡风轻地移开了视线,然后吹灭了蜡烛。

          灯再次被打开。

          老板提着两大桶自家酿的烈酒走了进来,众人欢呼一声,拉着伯青元就开始往死里灌。

          南方之在拒绝了黑哥递来的酒后,以自己还不舒服为由走出了毡房。

          南方之坐在毡房边的一个小土坡上,看着漫天的星光发愣,他摸了摸手上的链子,突然站了起来。

          然而南方之刚一站起来就撞到了身后的人,一股浓烈的酒色席卷而来,南方之有些紧张地拉住勒着自己的手臂,唤道,“伯青元?”

          伯青元轻笑一声,死死勒住对方不放手,把头埋在了他的脖颈中,温声道,“连句生日快乐都不跟我说?”

          南方之皱眉偏了偏脖子,谁知这一偏,一大块脖颈肉露了出来,伯青元牙齿一痒就直接咬了上去。

          “啊!快放开!伯青元!疼死了,你别咬了!”南方之一边挣扎,一边吼道,结果两人就跌跌撞撞地从小土坡上滚了下去。

          被叫出来找人的马呆看到后默默走了开,正巧碰到跑来的方曼曼,便乐呵呵道,“曼曼,这边没人,我们去另一边找吧!”

          方曼曼不疑有他地就跟着马呆走了。

          而南方之此时正被伯青元紧抱着倒在小土坡下。

          ☆、醉酒(三)

          “伯青元,你是同性恋吗?”

          南方之用手机打出了这几个字,递到伯青元眼前,然后边清晰的感受到抱着自己的人已僵成一片,他甚至能够感觉到埋在自己脖间的嘴张合了几次,却没能发出声音来。

          ↑返回顶部↑

          目录